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思过崖趣事

思过崖趣事

思过崖趣事

  什么是扞卫正义,什么是除暴安良?“我看着手中的剑脑子里想的就是这几个问题。  自我有记忆开始,师父和师娘就经常对我说”学剑之人日后要除暴安良,除魔卫道“,但是现在,在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我发现正道和魔道没什么区别。      所谓的正道就是它有一件衣服,因为这件衣服人们认为它是正道,把它的衣服拿掉的话它就是魔道,某些方面还不如魔道。      我是令狐冲,以前是华山派的大弟子,本应是”君子剑“岳不群的接班人,也可能是他的女婿,但是现在江湖中人一说起我就会和”华山弃徒“、”勾结魔道“几个词联系在一起。      ”哎~~“想到这里我长叹了一口气,望着思过崖周围的风景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里是我当年思过之地,是我和小师妹岳灵珊感情的转折点,此时故地重游却已经找不回那段感情了。      以前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可以说是单纯。      练好剑法,做师父的女婿,把华山派管理好,无事的时候就和一干好友喝喝酒,聊聊天,顺便做些侠义之事。      但自从他出现之后我的遭遇、我的理想、我的生活就彻底被改变了。      他,就是林平之,一个普通人。      他普通,可是他的祖上可是厉害得很,一套”辟邪剑法“横扫宇内,也就是因为这该死的辟邪剑谱我才落到如此田地,被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追杀,反到是被一些魔道中人所救。      我越想越气愤,于是拿起剑向四周胡乱砍去,即使是这么随便几下也产生了极大的威力,剑光所到之处树倒石碎。      我有风清扬祖师传授的”独孤九剑“已经很满足,根本对那该死的狗屁辟邪剑法没什么兴趣,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诬陷我偷学了那套剑法。      我深爱的小师妹也转投了林平之的怀抱,就连平时疼我的师父都不相信我,眼看我要被师父惩罚之时,是师娘救了我。      由此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看清了师傅的嘴脸。      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从怀中拿出了用油布包裹的那本剑谱,这是林平之父亲临死之前交给我的,我本应该转交给林平之,但是他居然说我偷学,我这个人什么都受得了,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我的诬陷。      现在我倒要看看这本破剑谱有什么了不起的,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得到它。      翻开封页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我心里一震,这是什么狗屁东西啊,即使练成了绝世剑法,但是你失去了男人的证明,享受不了男女之间的乐事,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更无聊的是这是什么字啊,写的比我还差。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林平之的父亲没有修炼这剑法了,估计他练了那林平之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呢。      我继续往后翻,书中记载的剑法果然非同一般,同独孤九剑不同的是,这套剑以招数为主,出招狠毒,角度特殊,每一招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而独孤九剑却是以意为主,无招胜有招。      我越看越感觉这剑法不是男人练的,每一招都是那么的狠辣,怪不得练这武功要自宫呢。      我大致的翻了几下当我翻到后面几页的时候发现这笔迹与以前的完全不同,好象是有人后加上去的,而且字迹工整,比前面那些字强上几倍。      ”祖先再上,不肖子孙林显之因有娇妻在内,故无法达到修炼之要求。偶然之下发现不必自宫也可修炼之法,为让林家能够世代相传故对剑法做部分补充。“      原来不必做太监也可以修炼,我继续向后翻发现后面几页所写的是一些修炼内功的方法,如果按照这个方法修炼内功再修炼前面的剑法就可不必切掉那男人的东西。      大致看了一下后我合上了剑谱,这简直是整人剑法啊,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方法为什么不在开头就写出来,如果真有人修炼的话都已经自宫了,再看到你说的那些话不气死才怪。      由此也可以看出林平之老爹的蠢笨之处,肯定是翻开此书一看见自宫二字就心凉了,哪有心思看后面。      我把剑谱用油步包好,然后放在怀里,如果这东西流落江湖的话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遭受灾祸。      ”师姐~~等等我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响起。      ”呵呵,你快点啊。“接着是个女子的声音。      ”我的轻功比不上你~~你~~“男的说话的声音明显的底气不足。      这两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林平之和我的小师妹岳灵珊。      一想到师妹我的心里就一阵的疼痛。      我立刻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很快两人就出现在我的眼前,师妹穿着一身绿色的衣服,林平之穿的是我们华山派特有的蓝色长衫。      小师妹跑到崖上的洞口边停了下来,脸上带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笑容,羞赧中带着几分期盼,还有一丝的兴奋。      林平之就站在她的身后。      ”师姐,改天你教我轻功好不好?“林平之的声音中带这一丝的卑贱。      ”我这也不是什么高明的轻功,是我娘教我的紫霞神功的一种步法,你要学我这就教你啊。“师妹说。      ”不~~“林平之拒绝道。      ”为什么?“师妹有点失望的望着林平之。      ”今天我们是来这里看风景的,我不想破坏了我们的兴致。“林平之酸酸的说。      ”嗯!“师妹笑了,然后转过身去望着崖下的不断涌起的雾,双手玩弄着头发。      林平之站在后面,慢慢的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师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靠在他的身上。      我的心越来越痛了,我和师妹多少年的感情居然比不上一个她才认识几个月的林平之。      ”师姐,你真美。“林平之肉麻的说。      小师妹没说话,玩弄头发的手抓住了林平之的手。      ”等我找到大师兄夺回剑谱,我就去和师父提亲,让他把你许配给我。“林平之说着双手搂住了师妹的腰。      ”谁说要嫁给你了。“师妹红着脸说。      ”我说的啊。“林平之说着猛的用嘴唇覆盖住了师妹的嘴唇。      师妹先是象征性的推了一下,渐渐的双手搂着林平之的脖子,两只脚抬得高高的,让自己找到了合适的高度去享受林平之的亲吻。      看到这里我双手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头发,和师妹相处时间那么长的时间我连她的头发都没碰过,没想到被林平之得了这么多便宜。      林平之的手开始还在师妹的腰上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他的手挪到了师妹那俏丽的臀上,慢慢的摩擦着,师妹没有拒绝,任由他的手在自己臀上肆意胡为。      此时我想将目光转移但是眼睛却不听话了,我的心里则在用最恶毒的语言骂林平之。      这时候他的手已经慢慢的移动了师妹的腰上,我的目光也随着她的手,发现师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纤细的身材了,现在的她透着一丝风韵,一丝成熟。      当林平之的手摸到师妹胸部的时候,师妹忽然一把把他推开,”不要了,被人看见不好。“师妹说着转过身去双手继续玩弄自己的头发。      ”这里是华山思过崖,华山禁地啊,只有你和师父师娘才能来的,我也是跟着你才敢上来,其他人没有命令谁敢到这里来。“林平之说完从后面抱住了师妹的腰,然后用嘴唇亲吻着她的耳垂轻轻的说了几句话,然后他抓住师妹的手放在自己肉棒的位置。      此时以我的内力很容易就听到了他的话,”师姐,我那里……那里很难受,你……你帮我一下好吗。“听到这话后,我心里最想的就是用手中的剑将他的东西割掉。      ”不行~~我~~我那个东西来了,不能的。“师妹害羞的说,放在林平之肉棒上的手却并未拿开,相反的在慢慢的揉搓着。      这时,我彻底对师妹绝望了,没想到以前可爱、天真的小师妹现在却变成了一个淫妇般之人,而且从她的话中我知道此时的她已经不是处女了。      我的头发已经被自己扯下了几缕,头皮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但是我很难受啊。“林平之说着用嘴唇开始亲吻师妹的脖子、耳垂。      ”我……我用手帮你弄好了~~“师妹说。      ”嗯~“林平之说完拉着师妹的手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小师妹半跪在林平之的双腿之间,然后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腰带,从长衫里掏出了他已经勃起的肉棒,然后用手慢慢的上下套弄起来,一边弄还一边冲着林平之笑,笑容里满是妩媚。      我躲在一块大石的后面,右手紧紧的握住剑柄。      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生怕一时冲动会冲出去给他们一剑。      ”啊~~~啊~~~~“林平之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我仔细一看原来师妹已经加紧了套弄的速度,左手在套弄的同时右手不断的玩弄着他的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