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官人我要】【全】

【官人我要】【全】

【官人我要】【全】

  话说北宋年间,长安府清水县,有一佃户,名叫苏乞儿。妻子刘氏,生了一个女儿,名叫苏玉。此女生来娇巧玲珑,聪慧无比,一家人过得幸福平安。谁知好景不长,苏玉,十四岁那年:一个道士长途跋涉,路过她家,讨碗水喝。大人们都在外耕田种地,只有苏玉一人在家。     懂事的苏玉进屋给道士倒了一碗水,道士喝完水,发现苏玉长得是国色天香,美艳绝伦。下面一对三寸金莲更是小巧玲珑,惹人喜欢。心想:此女如此美色,送到妓院定能卖个好价钱。于是道士趁苏玉不注意,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不一会苏玉就晕了过去。道士找了一个麻袋将苏玉装进去,扛着进城了。看官且记住话头,咱先说这段。     苏玉的父母晚上回来,一看门户四敞大开的。发觉不好,急忙叫喊:“玉儿,玉儿”?喊了数声无人应答。苏乞儿,进屋一看,不见了女儿苏玉。顿时心急如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起来,妻子刘氏张口骂到:“你个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坐在地上哭,还不赶快去报官。”苏乞儿这时才醒过神来,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向县衙跑去。     来到县衙门口,拿起鼓杵在鸣冤鼓上敲了起来。还没敲几下,里面出来了两个衙役,对他喝到:“你他妈的活够了,在这瞎敲什么。”苏乞儿连忙跪下哭诉道:“两位官爷,小人的女儿被人拐走,还请两位官爷通报县令大人一声,为我找回女儿。”衙役道:“有孝敬钱吗?”苏乞儿道:“小人只是一个农民,哪有什么钱,孝敬两位官爷。”衙役一听,没钱你敲什么鼓,真他妈的找揍。说着连打带骂的把苏乞儿赶走了。     苏乞儿一路哭哭啼啼的,回到了家里,对妻子刘氏说了此事。刘氏一听,气得一把怒火心中烧。没几天连气带累,双腿一蹬,带着怨气下了阴曹地府。留下苏乞儿一人,整日哭啼不止。看官再接话头,道士把苏玉装入麻袋,进了城。来到了长安城里最大的妓院“怡红院”。找到老鸨,老鸨看着麻袋里晕迷的苏玉。长的水灵灵的,小手细白柔滑,皮肤光泽玉洁。果然是好货色,对道士说道:“你说要多少钱?”道士说到:“这等小美人少五百两,我不卖。”     老鸨说到:“你好大的口气,看样子这丫头,是你拐来的吧。要是被人查出来,你也得吃不了兜着走。”我看这样吧,我吃点亏,给你三百两银子,这丫头我就留着了。你要是不卖,我也不强求你。道士的心事被老鸨说破,只好答应道:“好吧,三百两就三百两吧,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老鸨叫管家拿出三百两银子给了道士,道士接过钱匆匆的溜走了。老鸨喜的直拍手,心想:她就是怡红院未来的顶梁柱。于是吩咐下人把苏玉送到一间香房关起来。苏玉躺在床上渐渐地醒过来。她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心想: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这儿?只觉脑袋晕沉沉的,隐隐约约记的,给一位道长倒水喝。后来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苏玉挣扎着下了地,推门要出去,可是推了半天,门还是没开,这才明白过来,门外被人锁上了。苏玉大叫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下人们听到叫喊声,急忙去找老鸨。老鸨带了两个打手,来到门前,对下人到:“把门打开?”接着带着打手走了进去。苏玉听见门响,一看一个老鸨和两个长相凶恶的人走进来。忙问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要回家。”老鸨说道:“回家,你做梦吧。”那个道士已经把你卖给我了,我可是花了银子的,你是要不是不听我的话,有你好看的。     苏玉吓的花容失色,轻声抽泣着!!老鸨又说:“你要是乖乖地听话,那还不是山珍海味任你吃,绫罗绸缎任你穿。”苏玉死活不干,就是要回家。老鸨听了,上去就是一巴掌,并说到:你个小贱货。我花了几百两银子把你买下来,你不听我的。你当我是猪呀?越说越来气,双手抓住苏玉的奶头,狠命的掐捏着,痛的苏玉大声喊叫着。老鸨打了一会,说道:“你好好想想吧。”说完带着手下离开了。苏玉躺在床上委屈的哭泣着。胸部的奶头被老鸨掐的青一块,紫一块。     老鸨心想:我花这么多银子,她不听我的话,那我不是白费心思了吗?不行,我得找人开导开导她。第二天,老鸨找到,长安城里有名的媒婆,王干娘。老鸨给了她十两银子,对她说:“你好好与她说说做妓女的好处,事成之后再给干娘做两身上等的寿衣。”王干娘说道:“好说,好说。”说着间的功夫,王干娘就进了怡红院,来到了苏玉的房间里,只见苏玉还在床上哭泣着。王干娘坐在床头对苏玉说:“玉姑娘,老身是过来人了,特来与你说说话。”苏玉渐渐停止了抽泣,看着王干娘说:“有什么话就请王干娘说吧。”     王干娘道:“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是吃女儿的,穿女儿的,用女儿的。日日指望有花利,前门迎新人,后门送旧客,张郎来送金,李郎来送银,来往热闹,才能显出你的名气来。”苏玉道:“我一个清白人家,怎么能做这种事呢?”王干娘道:“这事做不做也由不得你呀。”这怡红院是老鸨做主,你要是不听她的话,今儿一顿拳脚,明儿一顿皮鞭。打的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不怕你不走她的道。那时候你再做,岂不折了自己的身价。趁现在年轻,多挣些金银,以后也好有个出路不是。况且你现在还没开苞,身价正是高涨之时,何乐而不为呢。     苏玉在王干娘的劝说下,有些心动了。苏玉听了王干娘一席话,思之有理。于是就点了点头。老鸨听了,眉开眼笑,又送了王干娘一匹绸缎。王干娘谢过回去了。老鸨给苏玉改名为“苏三”,并让她今晚就接客。下午让下人放风出去:“今晚怡红院青春美女大开苞。”到了晚上,长安城中有名的阔少,花花公子纷纷聚集怡红院内,准备拔得头筹。晚上掌灯十分,屋里已是坐满了人。老鸨扶着苏三上前说到:“此女娇艳无比,身材上佳,而且尚未梳弄过。”     今晚,那位有幸为她开苞,简直就是前世修来的福份呀!苏三有些害羞,低着头。底下有人喊到:“开苞要多少银两,只要有数,在下定为她梳弄梳弄。”旁边有人不服道:“唉,我不行,我家穷的就剩几百万两银子了。”众人一看,谁呀,原来此人是长安城张太守的公子。难怪说话如此猖狂。     老鸨一看,底下净是有钱的主儿,心是满是欢喜。说道:“苏三开苞的底价是五百两,谁出的钱最多,谁就是今晚的新郎。”每次加价一百两。底下众人开始你争着叫价,你喊六百,我叫七百。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涨到三千两。老鸨乐的是屁癫屁癫的。张太守的公子,有些不耐烦了,大喊一声,我出一万两,当场就鸦雀无声了。众人望着张公子,心想此人出手,如此大方。甚称“荒野大嫖客”!     老鸨兴奋的喊到:“今晚的新郎就是张公子。”说着把张公子和苏三推进闺房中。张公子笑着对苏三说:“小美人,你长得真漂亮。和你云雨之后,就是让我死也甘心呀。”说着,抱住苏三又搂又亲癫狂起来。苏三有些害羞的躲闪着。张公子道:“小娘子,夫君这就给你开苞,哦。”说着,脱下苏三的外衣,退下亵衣。把苏三脱了个精光,苏三的玉体在烛光的照映下,显得楚楚动人。张公子,看的是雪狮子向火,不觉的半边身子都化了。     张公子,脱光衣服,露出下体粗大的阴茎,直扑上去。张公子用手捏住苏三丰满的乳房,只觉柔软异常,感觉非常舒服。张公子,一边玩着苏三的奶子,一边亲着她的樱桃小口。玩着玩着,下体的阳物受不了,只听嘭的一声,张公子的大鸡巴一下的弹了起来。张公子急忙找到玉穴的入口,把坚硬的阳物塞进去,迅猛地抽插着苏三的阴道。痛的苏三叫声不断:啊——啊——好——好痛呀!!公子轻点——轻一点——痛死我了!!抽插了一会,只见,殷红的鲜血掺杂着浓浓的爱液,顺着阴户流淌出来。     渐渐的苏三体会到了,做爱的快乐,嘴里开始哼哼地淫叫着:“噢——噢——噢——好——好舒服呀!!噢——美极了——啊——啊——真是爽死了!!不大一会,张公子就觉得下体有股洪流要涌出,知道要射了,赶紧加快的抽插着。没抽几下,便觉龟头一麻,一股浓精,狂射而出,张公子累的软弱无力,趴倒在苏三的身上。没过多久,张公子又卷土重来,张公子侧身躺在床上,用手揉捏着苏三丰满的双乳。把自己的大鸡巴轻轻插进了,苏三的屁眼里。鸡巴刚一插进去,就被肛门里的细肉,紧紧的给夹住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超强快感,强烈的刺激着张公子,张公子性奋的狂抽着大鸡巴。     苏三也在这抽插下,疯狂的用手搓弄着自己的阴蒂,才搓了几下,苏三的阴户里就淫水四射。嘴里也哼哼的叫着。张公子越肏越兴奋,双手也不满足于揉弄着乳房,而是用力的掐着苏三的小奶头。痛的苏三叫声连连。张公子在极度亢奋中,又达到了高潮,把精液射在苏三的肛门深处。就这样反复玩弄了五六次,直到五更天,张公子才昏沉沉的睡去。     从此苏三不断的向老鸨请教:淫戏的技巧,并加已时日的演练。没过多久,就成为了怡红院的金字招牌。每日都有名绅富贾,来此求欢苏三。一时间苏三名扬全城。     话说另一头,长安城里有一大员外,人称”柴大官人“家有良田千顷,金银成堆。姬妾成群,仆人无数。柴大官人唯一喜好就是:与美女淫戏。他常常和众姬妾,一起淫乱。他最喜欢的爱妾就是香红,因为她的床上功夫甚为了得。这香红长的也是美人胚子,可是心思狠毒。虽然官人很宠她,但是毕竟姬妾太多,官人不能总满足她,所以常有怨言。     一日柴大官人听说,怡红院的苏三甚是有名。于是带着两个随从,来到怡红院,找到老鸨说:”要见苏三。“老鸨一看,这不是有名的财主柴大官人吗?赶紧叫人招呼苏三下来,陪着柴大官人。柴大官人一看果然是绝色美人,就问到:”此女是何身价呀?“老鸨急忙说道:”大官人,这是何意呀?“柴大官人说道:”我要赎她回去。“老鸨说:”那哪成呀,她可是我们怡红院的招牌,她走了,我得少赚多少钱呀,不行不行。“柴大官人一听来气了,说:”你开个价吧?“老鸨想了想说:”好吧,你出三十万两,就可以把她赎走。“柴大官人,眼都没眨一下从袖中取出一叠银票,放在桌上说到:”这里是二十万两,明天我叫人再给你送来十万两来。“老鸨看到后,心中懊悔不已,真没想到柴大官人如此有钱。三十万两银子,一下子就给了,唉,早知他这么有钱,多要点好了。     老鸨对苏三说道:”你命好,柴大官人把你赎了出去。你出去以后好好服伺柴大官人。“苏三对柴大官人说道:”谢大官人赎奴婢,奴婢一定好好服伺柴大官人。“随后苏三跟大官人回了家,柴大官人对苏三道:”看你如此娇艳,我也不能随便的肏你,我一定要让你,求我肏你,我才肯肏你。“苏三心想:我到看看,你有何本事让我求你。自从苏三来了以后,大官人再也不去香红房里,香红寂寞难耐,就偷偷地勾搭管家李吉。这管家李吉也不好东西,早就想上香红了。一日,柴大官人与苏三外出游玩。香红把管家李吉叫到闺房中,让李吉给她捶捶腿。     李吉走到床上,看到香红侧躺在床上,就用手轻轻的敲打香红玉腿。才敲了几下,只觉下身有些痒。一看,原来香红用她的三寸金莲,不断的磨蹭着他的阳物。不大一会,李吉的阳物就变得坚硬无比,把裤子都顶了起来。香红躺在床上淫笑的说道:”怎么了李管家,你想睡觉了,你瞧帐篷都支起来了。“李吉一听知道有戏唱了,就说道:”是呀,看到香红姐,谁不想睡觉呀。“说着一把搂住香红亲了起来,香红顺势把手伸进李吉的裤子里,抚弄着他的阳物,来回轻搓着他光滑的睾丸。李吉性奋的用手,在香红玉白的身体上乱摸乱捏着。香红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嗯——嗯——嗯——好——好——好舒服呀!!太刺激了!!     这淫荡的叫声,刺激的李吉有些忍不住,伸手把香红的衣服扒个精光,挺起大鸡巴,对准香红的小骚穴,猛插进去。一边插一边说道:”你个小骚货,看大爷怎么肏烂你。“香红淫贱的叫道:”啊——啊——啊——用——用力呀!!“噢——噢——爽——爽死了!!香红的阴户里性奋的流出浓浓的爱液,打湿了,屁股底下的床单。李吉越战越勇,一次次的把大鸡巴插到香红的阴道深处。阴道与阴茎产生的巨烈磨擦,使香红极度亢奋,下体不由自主的自动收缩着。李吉猛抽了数百下,随着一声呐喊,浓浓的精液狂泄在香红的阴户里。     香红也在高潮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四肢不收,斜躺在床上。掺杂在一起的淫液,顺着阴户不断的流到床上。从此以后,香红常与管家李吉淫乱,慢慢的他俩之间发生了感情。     柴大官人为了能让苏三,向求他淫,使出各种招式,可是无一有用。一天,官人把苏三领到湖中一小舟内。对苏三对饮起来,酒过三巡,苏三渐渐有些醉意。大官人把苏三扶到舟中的小床上,用手抚摸着她诱人的乳房,嘴里轻轻咬着她的奶头。苏三在迷迷乎乎中,感到浑身有些燥热。     大官人把手移到她的小腹上轻轻按摩着,苏三感觉异常的舒服。情不自禁的用手搓着自己的玉乳。按了一会,大官人把头伸到苏三的下阴处,用舌头舔着苏三的阴唇,手指则在苏三的后庭肉洞里,轻插着。苏三在不断的刺激下,性奋的扭动着自己美妙的腰姿。柴大官人用舌尖不时的刺探着阴蒂上突出的小花蕾。牙齿也轻轻的撒咬着,阴唇里的褶皱。苏三的欲火迅速燃起,一股强烈的欲火像只小耗子在体内窜来窜去,下阴不知不觉中流出浓浓的爱液。嘴里轻轻的呻吟着:嗯——嗯——噢——噢——好美呀!!!     这时大官人把裤子脱下,把粗大的阳物放在苏三的阴户,来回轻轻磨擦着,柔软湿滑的阴囊垂在苏三阴户与肛门之间。紧紧的贴着苏三阴户下面的皮肤。这使苏三更加难以忍受,欲火疯狂燃烧着她的全身,苏三渴望着巨大的阳物充实着她的下体。苏三终于忍耐不住,这狂热的欲望。嘴里大声的叫着:”官人,我要。官人,我要。“柴大官人得意的说道:”你要什么,我怎么不明白。“此时苏三更加疯狂了,嘴里不断的叫着:”官人,我要,我要你的鸡巴插进我的下体。“求求你,用力的肏我吧,我受不了。     快,快肏我的骚穴吧!!柴大官人这才把阳物插入苏三的阴户里,猛烈地抽刺着她的阴道。苏三在底下,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下体。让他的阳物能更深的插入自己阴道。在这狂野无忌的抽插下,苏三狂热的欲望得了抚慰。嘴里也兴奋的淫叫着:啊——啊——啊——啊——好——好美呀!!啊啊——快活——快活死了——官人!!猛烈的抽插使苏三的淫水,源源不断的从下体喷射出来。     苏三也是性奋的狂扭着,柴大官人狂干了一会,抽出鸡巴,又插入了苏三的肛门里。苏三本能的收紧臀部肌肉,把大官人的阳具紧紧的夹在里面。手还不断搓弄着自己的阴唇。大官人性奋的猛刺着苏三的后庭,两只睾丸不断的击打着她的骚穴上,发出啪,啪的撞击声。苏三在前搓后肏下,高潮渐近,淫水也不断流淌出来。柴大官人肏了一个时辰,龟头上快感达到了极限,大官人猛的一抖下身。     精液如洪水一般,涌进苏三后庭里。就这样,大官人每日与苏三做着淫戏。而香红也和管家李吉日久生情,决定厮守终生。为了能把大官人的钱弄到手,他们在大官人的茶里下了过量的春药。这样柴大官人在与苏三淫戏时,脱阳而死。接着管家和香红以苏三谋杀大官人罪名,告了官。为了致苏三于死地,管家拿出一千两银子贿赂知府大人。     结果,苏三被打入大牢。可是苏三死不招供:是她杀死的柴大官人。知府大人一声令下,用刑,两个衙役把苏三的衣服扒光,用两个拴着绳子的铁夹子,夹住苏三的两个奶头,一起用力的向两边拉去。痛的苏三,几乎要晕过去。玉白的奶头被夹子夹的变成紫黑色。接着衙役们把冰块拿来,塞进苏三的阴道和肛门里,并用破布把苏三的阴道和肛门塞住。一股强烈的寒流从苏三的下体传来,苏三的阴道被冻的强烈的抽搐着。下体的阴户里,肛门里不断的流出化了的冰水。     可是苏三还是不肯招,知府大人叫手下用重刑。衙役们把苏三倒挂在墙上,分开她的两腿,用沾了水的皮鞭狠狠抽打着苏三的阴户。每一鞭下去,都是鲜血淋淋。苏三痛的嘶声大喊:”啊,啊——好痛——我没有杀大官人,啊——啊——不是我——啊——不是我杀的——啊——痛死我了!!衙役们抽了十几鞭,只见苏三的阴户高高的肿了起来,上面是道道血红的鞭痕。苏三被抽的昏死了过去。衙役们用冷水将苏三浇醒,继续用刑。     一个衙役,手拿水火棍对准苏三的阴道,猛的往里一插,痛的苏三,喊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那衙役不理会苏三的叫喊,拼命的在苏三的阴道里搅动着水火棍。另一个衙役,用银针狠狠扎苏三的屁股,可怜苏三那里受过这等痛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只好招供画押。     苏三被知府大人判了死刑,秋后斩首。狱卒们知道苏三是全城有名的红妓。而且秋后,就要被行刑。所以狱卒们,趁机玩弄着苏三。狱卒们便对苏三说:“你要是好好服伺我们,我们就让放你出去,给你条生路,如果你不愿意,就在这等死吧。”苏三为了能活命,被迫答应了他们。于是苏三拿出了在妓院的勾引男人的本事,给狱卒们消火。苏三像母狗似的,爬到牢头的裤裆前,用尖尖玉手解开牢头的裤子,把牢头的大鸡巴掏出来,放在自己的樱桃小口里,并含住它,用舌头不断的吸吮着牢头的龟头。     不一会儿,一股麻麻的,酸酸的快感从下体传上来。牢头兴奋的抓住苏三的头发,来回往自己的下身按去。大鸡巴也不断的在苏三的小嘴里狂插着。猛烈的抽插,使苏三有些喘不过气来。牢头越插越兴奋,龟头上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牢头只觉下体微颤,精液急速喷射而出。射的苏三满嘴都是,苏三赶紧把牢头精液,全部吞到肚子里去。并用舌头把牢头的龟头舔干净。     牢头心满意足的说道:“好了,该为我的手下服务了。”苏三像个贱货一样的说到:“是大人,贱奴,我这就为众位大哥消火。”说着把身上的衣服脱的一丝不挂,就像发情的母狗一般,躺在地上,等着众狱卒来肏她的骚穴。众狱卒看着苏三这美妙的玉体,口水流了满地都是,得到牢头的命令后,纷纷脱光衣服,把苏三围了起来,一个狱卒把大鸡巴狠狠的插进她的阴户里,另一个则把鸡巴插在她的肛门里。纷纷用力的猛肏起来。     苏三不断的淫叫着:啊——啊——啊——好——好爽呀!!名位大哥,用力的肏呀!!把我的小骚穴给肏烂,肏爆!!只要众位大哥能满意,就可劲的肏我吧!!苏三一边淫叫着,一边用两手搓揉着两个狱卒的阳具。还剩一个狱卒欲火难耐,把大鸡巴狠命的插进苏三的嘴里,猛抽起来。苏三在众人的夹击下,高潮不断的来临,下体的肉洞不断的流出粘乎乎的爱液。     众狱卒猛肏了几百下,纷纷射精,射的苏三全身都是男人的精液。苏三躺在地上,四肢无力,下体还性奋的抽搐着。这时牢头说道:“苏三,你是咱长安城有名的红妓。明天你可要把你的绝技使出来让兄弟好好开开心。”让兄弟们乐够了,我们就放了你。苏三说:“明天贱奴一定让众大哥开心的。”     第二天,众狱卒来到苏三的牢房里。只见苏三分开双腿,躺在地上,把手指伸进自己的下阴里来回的抽插着,嘴里还不断淫浪的叫着:“噢——噢——噢——官人,我要!官人,我要!”众狱卒看的是欲火焚身,苏三淫叫了一会,起身爬到众狱卒面前,用嘴挨个给他们口交,并把他们射出来的精液,全部吞食下去。     给他们吸完阳具,又用樱桃小口,把他们的屁眼又给吸了一遍,众狱卒舒服的就像进了天堂一般。苏三给他们吸完,已是累的一身臭汗。一个身体强壮的狱卒,把苏三抱起来,用鸡巴插入她的阴户,然后把苏三顶在墙上,用力的肏了起来。苏三娇嫩的身体在这猛烈的撞击下,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但是为了活命,她还得忍受些狱卒对她的虐待。这个狱卒狂肏了几百下,高潮终于来了,精液一泄如往。狱卒肏完她,猛的抽出鸡巴,可怜的苏三一下子从墙上掉到了地上,摔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这时又一个狱卒上来,把苏三拉起来,让她的屁股对着自己,用手在她的阴户上摸了一把淫水抹在她的屁眼里,然后把鸡巴插进去,狂抽着。一边抽插着大鸡巴,一边把一根蜡烛点燃,把蜡滴在苏三浑圆的屁股上,苏三被烫的发出狼嚎般的叫声,并疯狂的扭动着臀部。狱卒的鸡巴在苏三疯狂的扭动下,顿时快感倍增,不一会儿就射了精。     剩下三个狱卒都已等不及了,就一起玩弄着苏三。在苏三的身体上,肆意的抽插着。手还不断狂捏着她的肥乳和丰臀。苏三在他们的揉虐下,已变得有些麻木不仁了。三个狱卒狂插了半个时辰才心满意足射了精。等他们射完精,苏三无力的瘫倒地上,口中,下阴,屁眼,到处流淌着狱卒们的精液,胸部和臀部被狱卒掐的又青又紫。     狱卒们不但,随意的肏着她的肉体,还任意凌辱她。众狱卒把精液射在她的饭里,逼着她吃下去。还让她用屄夹住水火棍,为狱卒们跳艳舞。     苏三娇弱的身体,在众狱卒疯狂的折磨下,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一个风高夜黑的夜晚里,苏三带着怨恨,离开了人世。可怜一代名妓苏三,竟落的如此下场,可悲,可悲!!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