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厨子风流韵事】

【厨子风流韵事】

【厨子风流韵事】

  本人1980生,2000年大专毕业。家父名从政(谐音),是真资格的特一级厨师,现于本地一机关内招任厨师长(兼职某酒店行政总厨),师公更是建国后巴蜀之地首批被评为国家一级并编入某厨师教科书的超级牛人(厨师行业),我毕业后因自小耳濡目染,便子承父业,学起了厨师。     2003年,学艺数年后应一年长哥们之邀,替他充起了门面,做了他那里的灶上大厨(当时还未拿到厨师等级证明)。这老哥姓郭,73年生,为人大气豪爽,家中开有一小厂,钱不缺,缺的是生意上的历练。平日里大家下班后吃吃喝喝,感情莫逆,说到这有一范姓小哥不得不提,78年生,他是当时我们餐厅的吧台收银,兼大堂经理,(这人确实很花,据说在某酒吧上班时,天天都要找个MM陪到睡)日子一长也就和我称兄道弟了。     我和范哥每天在餐厅里忙,出去玩的时间也少,说实话店子里的MM是不少,不错的也有几个,可确实不好意思下手。可当时刚和女朋友分了手,那方面的需求也是刚刚的,有时候还是觉得憋得难受。做了3、4个月,餐厅业绩很不错,碰到大酒席(婚、丧、寿、聚)我都会找父亲艺成出师的徒弟来帮忙,郭哥很少来店上,看这俩小兄弟做事蛮认真负责的,店里的事基本都交给我俩整(一般的厨师和大堂都会有矛盾的),他当他的甩手掌柜去了,不过经常夜里带咱俩去喝夜啤酒、唱唱歌,也算犒劳我们把。有次就咱们三人时喝酒时,他对我俩说:「老弟,这段时间忙坏你们了,哥哥记到起的,有时间了晚上带几个小妹到餐厅来吃饭,吃完饭了大家就自由发挥一下。』还对我俩挤眉弄眼的,可惜我和范哥没将这事放心上,自然以为他是喝高了。     记得那天刚冬至,店里服务员们吃完羊肉大餐下班回去了,我和范哥没什么娱乐节目,就洗洗睡了(因守夜的老大爷病了,我和范哥俩单身汉只能在店上小住守夜),大概11点多吧,店外汽车轰鸣,嘈杂起来,我和范哥惊了觉。店里的电话响了,郭哥在电话里大叫:「大家起来开耍了,还睡锤子觉啊』,我俩面面相窥,这老哥又喝飘了吧。     有几次老郭喝瘫了,带一大帮子哥们兄弟来店上吃点宵夜。所以那晚也没在意,穿着小裤衩就去开卷帘门(那时候火气大,冬天都是穿裤衩),打开卷帘门,首先入目的并不是老郭和那帮子哥们兄弟,而是一位长发飘飘的女子,当时我就惊了,来不及细看,忙不迭的回包间叫起范哥穿好衣服(整了一席梦思、板凳搭的简易小床),老郭进来包间后就对我俩说:「耗仔(我名字里有个昊字),赶紧弄几个好菜,老哥今晚可把MM给你们带来了,吃不吃的下去,看你们自己的啰!』,一听这话老范和我都激动的热泪盈眶,这老哥,好人啊!     洗、切、配、炒,按老郭的意思要整一桌470元的标配大餐,实说我在厨房里听着外面的说笑声心里很不爽,耶,你老哥和范哥去陪MM们说话了,到时候给我剩下的都是黄花菜了,带着点不爽我运刀如飞、挥铲狂插,一个小时就做好了一桌子菜(我能不急么),叫范哥端出去,范哥一进来就对我说:「耗仔,今晚有戏,几个MM开始可能都喝得差不多了,加把劲,绝对能拿下。』我一听几个MM,好像刚刚晃眼一看就2、3个女孩子吧,问范哥:「长的咋样,有漂亮的不?没有的话那个长头发的给我留到起。』(因开门时第一眼看到那个长发女孩的条子很不错,没开大灯没看清楚)范哥看我两眼,『小伙子眼光可以噻,里头就那个长发女孩最水。』我一听急了:「那一定给我留到起哈!』范哥应了声,端着菜出去了。     弄完菜,我迫不及待的到了翠微居(包间名),进门一看6女3男(加我4男),再仔细的看看一桌的MM们,不错,按我们的话来说,除了其中的那个带着牛仔帽的假小子,其它几个确实都很水,再锁定那个长发妹妹,可能开始那场酒喝得多,俏脸绯红,正和其中一个女孩子说笑呢,大概听见开门声,向我看来,总算看见正脸了,真是杏面桃腮,颜如渥丹,双眸剪水,巧笑倩兮,我一下看愣了,这颗白菜绝对是极品嘛,旁边一女孩吃吃笑了,『昊哥,发啥子呆嘛,过来坐到起,小婕(那个长发女孩叫小婕)旁边的位子就是给你留到起的。』说完就笑起来了,这个女孩我认识,名静,在一起喝过多次酒,和同桌的老赵正在热恋,性格开朗大方,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想了下我往老郭看去,他对我点点头、眨眨眼,我一下就懂起了,感情这极品白菜还真是单身。我应声走过去,坐在了小婕旁边的空位上,偷眼看去,佳人一袭粉衫,在微红的灯光之下确实是人比花娇,当时我心里就想,『别是老郭啃了的菜吧。』收回目光,再左右一望,范哥正和一个子娇小、卷发、瓜子脸的女孩说说笑笑的(后文以小佳为名),行啊,这花货行动迅速。坐我左侧的是一短发女孩(后文以肖妹为名),她饶有兴趣的向我看来,说:「大厨师,就差你了,你不来大家都不能开吃啊。』我笑笑,『别,我就一小厨子,那有那个面子。』我向郭哥打个招呼:「郭哥这是你不对哈,咋能让这么多妹妹等我,饿到起了我可担待不起。』说完,一看自己面前,耶,红酒都给我整满起了,当下端起酒杯,「我向各位美女赔罪了,自罚三杯。」嘿嘿,别的不说,单我这酒量和我师公都有的一比(师公最多能喝2斤白),当下豪气干云扯了三杯,接下来就是给桌上的MM自我介绍,倒酒、敬酒,最后才敬到小婕,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你手艺蛮不错嘛,人也挺豪气,这杯我和你干了!」一仰一口扯了一杯。看着他玉嫩洁白的颈项,我心想这不是我豪气啊,这可是喝酒壮胆来的,必须要喝得微醺我才啥话都敢说(大家都是这样的吧)。   喝得半晌气氛起来了,摆开了,酒酒一下肚家坝,胆子也慢慢大起来,席间郭哥讲了不少荤笑话,这些MM居然没一个怯场的,我和小婕也熟络了起来,肖妹还主动跟我喝了几杯,说我做菜的技术不错,红酒都喝下去了4、5瓶,胆子也大多了,我说:「做菜不是我的专长,我在其它方面的技术更是精专的很。」   肖妹一听就吃吃的笑,还和我眉来眼去,划了一阵酒拳。可惜当时我主要还是想引起婕的注意,趁着静WC出去的时候,我跟出去好好的请教了一番,静很认真的跟我说,你要是只想玩玩就找肖妹,小婕可是有来头的。我一听,奇了,追问之下,才知道婕的哥哥是我们当地当时刑警大队的大队长,我诧了,「那婕咋和你们玩到一起了?」静就没细说了。回到桌上,喝到2点半,期间另一个女孩子和假小子喝得来不起了,找了个包间睡去了,后来才知这俩居然是同同,强忍住了去偷窥这二位颠鸾倒凤时具体操作过程的念头,在肖妹和小婕中间,我也是喝得有了五分醉意了。静和小赵回家HAPPY去了,老郭、肖妹也喝高了,各开一间雅间睡去了。不过我总觉得肖妹绝对没醉,我看她根本没问题,刚刚才和我眉来眼去的,我上个WC回来,她就醉了睡去了,莫非…!     范哥和小佳居然越摆越精神,我直到那一刻才仔细看了下小佳,样貌还算不错,特别的是有种骚媚的气质,身材很好,前凸后翘、娇小玲珑,难怪和范哥这花货打的火热。期间我到也想过摸到肖妹的雅间里去,但确实舍不得放弃了婕这颗极品大白菜,何况和婕也是聊得渐入佳境了,MM们一开始本就喝了不少,现在恐怕早已过量了,我对婕是越看越喜欢,又喝得一阵子,婕说要去WC,我看她喝的很多了,就自告奋勇陪着她去了,WC外,婕停下来背对着我说:「今晚我陪你一起,好么!」我当时正从后面欣赏着婕的姣好身段(婕身高170左右吧,虽然胸没小佳那么坚挺丰满,不过绝对是美臀佳人一名,穿着牛仔裤、修身粉色薄毛衣,更是显得腰细、腿长、臀丰,婀娜有姿),一听婕说这话,我必须承认当时我懵了一下,这来的太突然了吧,我确实还没做好思想准备!     婕转过身,我定定看着她那一双水蒙蒙的眼,当时就那么水到渠成了,吻上她小嘴时,我还在晕着呢!激动之下,一下抱起了她(忘介绍了,我身高177,不帅、阳刚,学厨3年,抱桶、簸锅有那么一把力气,记得当时腹肌练出7块吧),她蛮轻,托着臀瓣,将她抵靠在冰凉的墙壁上时,我感觉到了她身体的绷紧,平视着她,眼中没有慌乱,反而被我看到了激情、期待、犹豫,我却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她的小嘴冰冰,丁香凉凉,带着些许红酒的香涩,吻到痴缠处,她的柔荑环上了我的脖项,我却用粗实的手掌托住她,轻揉着她的臀瓣,闭上眼,嗅到的尽是幽麝之味,绵长清馨。     唇分,一丝莹光亮起,数月不知情事滋味的我真的陶醉了,佳人急促喘息几下,靠在我肩膊之上,轻轻耳语:「昊哥,你身体好结实哦。」我更是气血沸腾,双掌将她托的更高,隔着那薄薄的毛衣,找寻那哺乳之地,她媚眼如丝,星眸半闭,紧紧抱着我,感受着她胸前的绵软,禁欲数月的我下身怒起,微微将她身体下挫,顶住了她柔嫩的禁区之地,在她耳边喘息道:「婕,我们去雅间内好么?」   我竟是再不满足于此刻的厮磨了,她看着我,突地吃吃娇笑起来「小佳是我的好姐妹,我可不想她有事。」我这下才反映过来,原来是小佳的朋友,难怪婕会和老郭这人玩到一起来。「范哥他们还在喝,我们怎么能玩失踪呢?」婕顿了顿又说:「有个人很像你,不过他没你这么有阳刚气,也没你身体这么结实。」   回到雅间时,小佳脸红耳赤的快滴血了,范哥也贼眉鼠眼的向我打眼色,我就知道这花货绝对二更天了,于是思忖一下对小佳说:「时间不早了,要休息会不?」「好啊,不过小婕要和我在一起。」范哥出声了「去雅竹居吧,我们有个小铺睡8个人也没问题。」我看了眼婕,婕拉着小佳站起来说:「我实在不行了,小佳我们睡去了。」我忙跟上并对范哥问「有把握拿下小佳不?」范哥对我眨眨眼,进了雅竹居。     床确实不小,席梦思是老郭拿来的2MX2M的大床垫,我们下面垫着板凳,木板,床上用品一应俱全,不过棉被却有两床,什么原因呢?范哥采花的时候太追求快感,裸身上阵,一不小心被尖锐湿疣缠上了,否则我倒不介意和他同用一床棉被。     小佳跳上床,使劲蹦跶了两下,满意了,拉着小婕上去了,本来范哥与我就是睡下后起来的,婕看看俩棉被「昊哥,那床是你的?我睡你的被窝。」我激动了拉着婕就钻进我的小窝了,小佳呆了一下,笑了起来「好啊,你们俩个老实交代哦。」范哥打蛇随棍上,抱着小佳也进了自己的被窝,小佳大概还是很兴奋,找着小婕说了很久话,我怒了,「范哥,你个棒槌,再不抓紧天都亮球了。」某次一起起床放水时我如是说。     不知范哥使了啥手段,回去后小佳老实了,和范锤子在被窝里嘀咕了一阵,就传出窸窸窣窣的吮吸、哼哼声。我却是早在被窝里释放了自己的凶器,它已经涨到了极点,感觉小腹都隐隐作痛了,只有抱着婕,时不时用它在婕的大腿上蹭一蹭,黑暗中看不到婕的表情,只能感觉到她在微微低低的轻喘,可如此一来我更加兴奋,涨的也是愈发难受起来,听着一旁被窝里的窸窣声,我大着胆子在黑暗中吻上了婕的唇,婕的双唇主动和我纠缠起来,用力吮吸着婕的香津,我感觉自己飘起来了,双腿夹着婕的大腿将凶器用力的顶在了她大腿内侧靠上处,她低低的唔了一声,突然大家一下都安静了,接着小佳放肆的笑了起来,没两声就嘎然而止了,婕用力在我背上拧了一下,接着就听到隔壁被窝中更大的呜呜声传来,我实在是兽血沸腾,不管不顾了,猛的抱着婕一个翻身,压了上去,她扭动了两下表示抗议,谁知在扭动中我调整着姿势让自己的凶器找到了一个更好的位置,我喘息出声,轻轻耸动起来,虽然还隔着数层布料,我却能感觉到婕那里的温热柔软,支起上身,腾出那只闲的发慌的右手,钻进了婕的牛仔裤,漠视了她的小内内以及那低低的抗议声,摸到了那光洁的左臀瓣,在这销魂一刻我居然回忆起我上任女朋友的臀部皮肤有很多小籽,绝没有婕这样光洁、细致、滑嫩,揉捏一阵,婕终是唔唔出声,我侧卧起来,左手将那碍事的粉色修身毛衣、棉质内衣翻了上去,黑暗中看不见胸衣的样式色泽,但我就是莫名的激动起来,凑上婕的胸前,深深嗅了一下,说不出的感觉,淡淡幽幽的体味,这一刻我血液中深藏的兽欲苏醒了,只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野性的力量,粗野的将婕的胸衣抬高,终于我的唇印在了那柔嫩的高耸之上,我大力的吮吸着那挺立的樱桃,耳中传来婕呜咽在胸腔内的声音,右手更是往臀瓣的深处探索而去,突然婕抱紧了我的头,像用尽了全身力气往她的胸前按去,只因我的右手终于滑过了嫰菊,来到了花瓣之外,湿湿滑滑,我的中指在花瓣口打着圈圈,犹豫着是否要突破入内,粗糙的中指摩挲下,婕忽的全身紧绷尽力将柔嫩的花瓣凑了上来,然我的手指却退缩了,但口中却是猛然用力吸住了婕的樱桃,婕轻抖两下,放松了下来,柔荑却没有丝毫放松的紧紧环抱着我,抽出右手,中指上湿滑一片,停止了对胸部的侵袭,此刻只想品尝这兰麝花液,放入口中,细细回味,每一女子的麝液总是不同,我很想分辨出这究竟有那几味。黑暗中虽然无法看见,但我就是知道,她正定定的注视着我,倾听这如天籁般的吮吸之音。     一只冰凉略带颤抖的小手抚上了青筋暴起、柔中带钢的庞然,轻揉慢抚,如同对待稀世珍玩般,「不能停下哦!」我悄然耳语,婕轻点螓首,紧握了一下庞然。我们已经忘了身在何处,只知道不停向对方索取,婕的下身再无它物,裤被褪到腿弯,指尖终于触碰到粉色珍珠,每揉捻一下,庞然就会被婕紧握一下,慢慢的,我们配合的越来越默契,婕的喘息又急促起来,突然间顽皮手指向下轻滑,没入花径内,婕娇躯抖颤,花径中嫩肉一改懒散姿态居然联合起来抵御这侵入的不明之物,它们紧紧包裹住了这长形柱体,用着属于自己的方式将它推了出去,可还未等它们散开来,柱体再次袭来,婕觉得自己开始浮浮沉沉了,不要停下来,她心中的呐喊如此强烈。     婕失去矜持的向压在她身上的男子索吻,初一碰触已紧紧吮住不肯放开,她放开了已发烫,紧挺的庞然,玉手环住这坏男人的肩膊,微分双腿,露出通向紧窒花径的便捷之路。唇分,耳语:「昊,轻点,我好久没有过了。」男人没回话,只是重又吻上她冰凉的唇,粗糙大手滑入了光洁的小腹之下,摩挲着将麝液涂满在整个盛开的花瓣,抽出手将剩余麝液涂在了庞然之巅,轻轻伏起、下压,毫无窒碍的深入花径内,男子紧绷发颤的肌肉,在这一刻终于松懈下来,从庞然娇嫩结合处传来丝滑、柔嫩、紧握的质感,男人发狂般粗野的耸动起来,花径中麝液源源,婕在低呼中恍惚高高飘起,紧抱男人壮实手臂,双腿合拢再合拢,怕自己终会覆灭。男人在酣畅淋漓耸动中只觉花径内吸吮幅度大增,内壁摩挲感越来越强,顷刻婕绷直双腿,脚趾紧紧绷起,香唇吮的男人差点窒息,心中愤愤,不待她平息下来,便又翻起滔天之浪,大开大合间,婕搂住我腰,压抑的低低呜咽,我凑在她耳边笑语「还要我轻点么?」听到这话,她合上双腿狠狠夹住身下庞然,我低笑两声继续恍然未觉般进出不休,大手则探下去,顺着流淌的麝液摸上了光洁美臀,轻探菊门,她瘙痒难耐,咬住我肩,我在心中低叹,不能亵玩如此丰臀实为最大之憾事,正思忖间,突觉一细嫩小手探入庞然娇嫩结合处,环住了庞然猛的收紧,害我一阵哆嗦差点喷泄而出,嗔怪的收拢捏着婕臀瓣的大手,我用力揉捏几下,心下念想几月不知情事滋味,怎能如此草草结束,谁知婕更加狂野起来,主动在我身下摇耸着胯部,双手环我更用力了,我猛然反应过来婕双手环着我,庞然上的小手那来的,脑中灵光一闪,小佳,一定是她,一阵莫名快感袭来,我加速耸动起来,感觉小佳的手越握越紧,数十下后小手一探更握住了庞然根部的囊袋,一阵挤揉,我腰脊一麻终于喷薄而出,小佳玉手却不松懈继续套弄直到最后一滴浆液流入火热花径中,才松开离去。庞然在花径中享受着脉动的余韵,这一刻我和婕沉默了,只有心跳声,急喘声久久不息。     伏在婕耳边,等着她从高峰落下后,低低询问,是否安全期,婕笑语低言,「要你负责哦。」我一听心下一松,若不是安全期只怕她不会有心情与我开玩笑了吧,又待片刻我才讲:「好像小佳手伸过界了。」婕没吭声,沉默一下说「陪我去WC清理一下吧。」我一下激动起来对她耳语道:「我要好好欣赏下你的身体哦,特别是那丰满大屁股。」身下结合处一阵紧缩,她居然又有感觉了。   想必大家都知道男人23岁时,别说是一夜4,5次,连续做个2,3次都没问题的,就是容易疲软而已。当我厚着脸皮陪婕从WC出来时,婕已经是羞不自胜了,刚刚这个色家伙可是将她由头至脚看了个仔细,连那幽黑小谷也是仔细欣赏了良久。我心中赞叹,这颗极品大白菜真TM的白啊,怎么说呢?肤如凝脂,颜如舜华,盈盈一握的小腰肢差点让我把持不住在WC中将她就地正法。此时路过一雅间门前,我突地搂住她「我们俩去这雅间好不,说说话,范哥和小佳也不希望我们现在去打扰他们吧!」婕没说什么同意了。     进去雅间后,我打开小灯、空调,对婕张开臂弯,她就像只乖巧小兔般瑟缩在我怀中了。「怎么会想和我在一起呢?」我问,婕摇头不语只是看着我,在她眼中居然能看到几许柔情,「难道你把我当做其它那个谁了么?」避开我审视的目光,我心中突然来气了,扳过她的头,我狠狠吻上她的唇,没有怜惜、温柔,只是粗暴闯入摄取,她也不做任何抗拒,良久,我突地尝到一丝涩味,大惊,唇分,看着她低泣,叹息一声,我起身便走,她从后抱住我「别走,我不要你走!」   转身看着她,我心中那点坚硬融化了,俯身搂住她「算了,我不问、你也别说,好不好!」她点点头,看着她梨花带泪娇俏的样子,我把持不住深深吻了下去,丁香主动迎合上来,好像在以这种方式道歉,我手臂用力,将她深深环了起来,心也不老实了,「婕,我还想要你」她不语,只是更痴缠起来,两具年轻身体更加激烈的燃烧起来。     当我褪下她身上最后的一点布料时,我再忍受不住的压抑的欲望,向着花径舔舐而去,她察觉了我的意图,将双腿曲起,不让我轻易碰触这美丽的花园,粗糙、有力的大手分开了白玉般的双腿,略带干涩的唇霸道的印上了湿滑花瓣,娇吟声声传来,让我更是如痴如醉,用尽全身力气吸吮下去,少顷,少女猛然坐起,将我口中津液尽数求索而去,生疏的褪下我的裤头,居然就这样含住了我的庞然,律动中看着庞然在她檀口中进出,感觉到她的生涩,我再不能忍受的退出,分开,庞然顶住了花径,我仔细看着她,要将她每个表情深深烙印于脑海,下一刻庞然没入了温热中,深深没入,婕双腿环上男人的腰,满足的深吸口气,「我们在一起,好么?」婕轻语,男人只是以行动表达出了自己的愿望,当她弓起身子倾伏于桌上迎接我从后深深插入时,「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男人如是说。     看着身下庞然在花径内进进出出,带起花瓣的一次次翻合,我只想一直这样下去,永不停息,是的这一刻我如愿以偿将这女人的丰臀亵玩,洁白的玉色晃花了我的眼,玉色中一抹嫣红更是让人不能自己。婕仰头,青丝飞散开来,丰臀重重的绞挫着进出不休的庞然,呜咽声声传出,年轻的躯体颤抖,这样羞人的姿势,坏男人还重重捏上自己跳腾的小兔,一股股妙不可言的电流从小腹散逸开来,她听到了身后男人嘶哑的低吼声时,自己强烈的快感也降临了。     当我将庞然从花径退出时,乳白色的混合浆液流了出来,婕的身体轻抖「你是个坏家伙,说好只聊天的,怎么又欺负我。」我嘿然自得一笑:「这可是比聊天更高一级的交流方式!」婕低低笑了起来,扭动几下腰肢「快给我弄干净吖,坏家伙!」看着大白兔跳腾的娇态,我咽了咽唾沫,NND,这个妖精,老子差点又雄起了。     雅间内,婕靠在我怀里「你不许去撩拨小佳哦?」我说「咋个不许呢?」,「以后你会知道的。」她轻吻下我脸「看你和肖妹眉来眼去的,咋个最后还是厚着脸皮来纠缠我呢?」我问:「相信一见钟情不!」「不相信」我无语了,又缠绵一阵,我笑着说「我们回去看看,范哥和小佳咋样了?」其实我心中还是蛮怕范哥真把小佳拿下,毕竟他是有湿疣神器护体的人,要真个嗯嗯了,那不是害了多好一棵菜么?     回到雅竹居,居然听到高高低低的鼾声,原来两家伙早已进入梦乡了,和婕携手上床,对望一眼笑了起来,这俩家伙那用我们来操心啊,与婕低低耳语一阵,居然越说越有精神,我知道自己的酒劲快要过去了,婕低低的有一搭没一搭和我聊着,渐渐没了声息,都睡着了,我却是精神越来越好,就是口干(喝酒后遗症,特别是白的都是这样),想了想,起床到大厅去倒茶水,喝完回来时却看见肖妹站在走廊上向我招手,「耶,肖妹,还没睡着说?」边说边走到肖妹面前,谁知道她却一把将我扯到她睡觉的那个雅间里去了。     雅间里我急了:「搞啥子嘛!拉拉扯扯的。」「那你咋个啷个久不来找我呐?」   我一下傻眼了「啥,找你搞啥子?」「想搞啥就搞啥撒!我都等你半天了。」我晕了下,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说,走桃花了咩!还没回过神,肖妹就缠到我身上来了,「我日,莫乱摸,我和小婕在一起了哈!」肖妹顿了一下子,却更疯狂的摸上来了,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撒,老子一狠,抓到肖妹的屁股就是两把,没有半点舍不得,抓的她低呼两声。「莫这样,我没法和你好了,我和小婕已经在一起了!」我把已经两个字咬的很重,肖妹放开手,仔细看看我,「你难道不是喜欢我的么?你咋个一下又和小婕走到一起了呢?」「我本来就是喜欢小婕嘛」「那小婕呢?」「她睡了,好了,我也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哈!」说完我就想出去了,谁知肖妹抢前两步,把门反撇了,「昊哥,那你现在陪陪我嘛!」我脑壳都大了半圈,MD这女的这么骚的说,弄起来当炮友(炮友一词貌似是99年网吧大面积兴起后发展出来的吧,同时代的80后大概都知道)还是不错的,不过目前有了小婕,我暂时还没想发展炮友的嘛。我笑着说:「肖妹,狗日酒喝多了发骚了说!」谁知肖妹一下就欺身上来抱着我说「就是,你要不要我嘛?」我震精了,难怪小静说,想玩玩就找肖妹,不要和小婕那个,她玩不起的。不过这肖妹也太直接了点吧,搞的一点泡妞的氛围都没有。肖妹许是见我犹豫了,问:「你和小婕那个了?」我点点头,没回话,她说「那你也和我那个一下,比比我和她谁好!放心,以后我不得来纠缠你。」MD,我一下欲火狂升,这丫也太骚了吧,老子也算御女数十了,就没碰到过丫这么直接的主,犹豫了下,心里面天人交战,才和小婕确定了关系,貌似不该这么做,可惜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仔细打量下肖妹,个不高,只有165左右吧,小麦肤色,面容姣好,穿着件灰色长毛衣,胸前丰盈突起,身线娇娆,腰肢纤细,下身丰满,穿着当时流行的皮质黑短裙,脚蹬长筒皮靴,算是比较标准的时髦S型MM,我心动了,说:「想清楚哦,我有小婕了,和你不会有结果的!」谁知肖妹更牛气「那个要和你有结果,只是和你玩玩,看你蛮顺眼的,以后见面只是陌生人。」我一听这话,说不心动是假的,听她说完,我就压了上去,抱着她就是一阵狂吻,唇舌相交时发现她嘴里还有点淡淡的烟草味,大手一阵摸索伸进了毛衣里,隔着胸衣揉捏起来,确实比小婕大,柔软中带着点点弹力,我大力的搓揉起来,她吃吃笑起来,说「你和小婕才那个了,她没满足到你么?这么粗暴的弄人家!」我嘿嘿一笑:「你难道不喜欢粗暴点么?」手上愈加用力了几分,探到胸衣里面,触摸到温软的丰盈椒乳,两颗大大的葡萄成了我重点照顾的对象,她低吟出声,媚眼半闭,一下将我推坐到凳上,我坐直翻高她的衣物,看着弹跳而出的肉球,我重重吸了口气,大嘴印上去,吸住了她喉间飘逸而出的呻吟,她忽的轻叹一声,抱住我的大头,不让我看见她此刻脸上的神情。     将肖妹皮质短裙推到腰间,我两只大手托住了肉质丰满的臀部轻搓慢揉,嘴中仍在吸吮葡萄的甘美汁液,她愈发狂乱起来,身子向后仰去,双手紧搂我肩,下体蹭动不休,我嘿然一笑「怎么,急不可耐了。」她翻翻白眼,起身将裤袜褪下,「我是怕小婕醒了找不到某人,总要出问题。」听她这么一说,我也醒悟过来,必须得速战速决,我褪下长裤,硬挺庞然摇头晃脑的钻了出来,她看看小家伙,「耶,精神头还不错的嘛!姐姐好好照顾下你哦」小家伙身长17公分,粗细适中,听了这话愈发坚挺了起来,「哼哼,还不知道是谁照顾谁呢?」我不由分说的将她背过身去,压到趴在板凳上,扒开肥嫩臀瓣,看见了一朵紫色花瓣,(这丫确实做太多了)分开花瓣一抹淡粉花水露出,刺激着男人淫欲节节攀高,凑上唇去轻轻舔舐,鼻腔中传入一股淡淡腥臊之气,她身体忽的绷紧,躲避着我狡猾的唇舌,「不要舔那里,这几天有点炎症,还没好全呢!」MD,这货不是有啥比范哥更牛B的神功护体吧,我有点心虚,扳过她的身子,看着她问:「不是什么淋病,梅毒,尖锐湿疣吧?」她脸色铁青,「我淋你一脸哦,老娘咋会有哪些乱七八糟的病!老娘只是有点,」她顿了顿,「你管球我那么多的,爱弄就弄,不弄算求。」我心中大定,大概是啥难言之隐吧,只要不是什么牛B护体神功,我就不怕了,我嘿嘿赔罪「肖妹莫生气,哥哥给你赔罪了!」两根手指悄悄没入花径,她低呼「你讨厌,偷袭人家」我不说话,继续抠弄紫色花瓣,想要尽快弄出花液,只因下体庞然已然迫不及待了。     唇舌分离,肖妹缓缓摇动腰肢套坐下来,紫色花瓣微分,粉色花径包紧了紧盯天地结合处男人的庞然,看着男人专注的眼神,忽的她有点害羞起来。看着自己的坚挺慢慢没入粉嫩花径,此刻我只想在这花径内痛快驰聘一番,我将她腿弯挂在臂膊之上,她深深吸气,如此姿势,庞然全然没入花径,就连花蕊深处也隐隐作痛,我长吸口气,站立起来,坚挺更加粗涨,快走两步让她的背靠上了冰冷坚硬的墙壁,她难以自制的低呼呻吟,双手抱紧我脖项,花径猛烈抽搐,我下体开始抽耸、挺动起来,感受着她因身体悬空愈发收紧的腔道,情欲燃烧的愈加猛烈了,嗯嗯之声从她喉间逸出,下体结合处汁液飞溅,我能感觉她的温怡包围了我的坚挺,继续猛挺数下,她搂紧我,激烈抽搐,如此强烈的反应让首次经历的我更是痴魔一般,大开大合勇猛无铸,她终攀上高峰。     肖妹睁开如丝媚眼,主动送上香舌,吱唔一阵,急喘着说「昊哥,你也太猛了吧,小婕受的了?」一听这话,我不乐意了,「MLGBD女人没有受不了的,你不是很舒坦么?」肖妹颤声道:「我那里面都有点火烧火辣的了!来点温柔的好不?」我没吭声,吭哧吭哧站着又弄了数十下,将她放到了铺着一次性塑料桌布的餐桌上,翻个身后,握住坚挺滑入幽谷,深深进入花蕊,她仰头惊呼「太深了,昊哥,不要这样弄,我受不了了。」我邪邪一笑,「丫的你就是该要这么弄。」   她扭动丰臀想要逃离,反而增加了几分异样情趣,我抓紧隆臀,深深刺入,她捂住自己的小嘴,怕呻吟逸出,我越发觉的如肖妹这般骚浪的也算是极品了,俯身下去,吻住她小嘴,品尝津津香液,律动一阵,肖妹臀部用力扭挫,我低语:「肖妹,我不行了,要到了。」肖妹吱唔有声,赫然低叫「给我啊,给我啊!」   花径紧咬坚挺,律动的感觉透过皮肤、血肉传到我坚挺之巅,我只觉得大腿隐隐发麻,腰眼处激流涌动,终是嘶吼出声,一股股的津液喷薄而出,肖妹被我紧紧环住,隆臀向后狠挫几下,将我喷出浆液一滴不剩的吸入花蕊。     半晌,我回过神来,轻拍几下下身紧顶着我的丰臀,笑道:「肖妹,今天老哥遭你洗白了,一点存货都没了!对了,没带套有啥问题不?」肖妹不语仍在品味坚挺上传入花径内的脉动快感,我轻吻下她的肩颈:「我回去了,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想我也可以给我打电话!」肖妹哼哼两声算是应了,起身带出坚挺,我清晰看到肖妹娇躯微微抽搐,「嘿嘿,这么敏感说!」她白我一眼「快去陪你的婕妹妹吧,老娘累了要就寝了!」摇摇头,我穿好衣裤,带上门。谁也不知我和她今后居然还会有纠缠不清的交集。     钻入被窝,婕朦胧中四肢缠了上来,低低问,「去那了吖!」我回:「上了个WC,喝了点水。」她将我搂的更紧了,我环着她,「睡吧,你都睡二觉了,我还没闭眼呢!」她低嗯一声,在我怀中翻动几下沉沉睡去。轻吻怀中佳人娇颜,闭上眼时,我满足的呼口气,今天,过的还真不错……     本人现于川内某酒店工作,二灶厨师,不知还得多久才爬的上一灶,呵呵,此节写到这告一段落,小弟初次写H文,构思良久,有些情节因时日已久只能记起7、8成,但保证本文绝对原创,没有抄袭任何情节、文字,都是我亲身所历,写作功力不足希望SEX8各位看官多多海涵!!!以后或许会继续将自己的H事写成H文,望大家多多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