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燃烧的地毯】

【燃烧的地毯】

【燃烧的地毯】

  「你看我的形象怎么样?」我不安地问丈夫。     丈夫正在对着镜子梳理凌乱的头发,转过头来,眼睛一下子变大了:「你太诱人了!」他一边不停地大叫着,一边凑到了我的身边。     我穿着一件自己做的衣服,心里有些紧张。这是用两小片皮革做成的短裙,短得几乎遮不住我的屁股和嫩屄,两片皮革用金色的大头针串在一起。我的上身是一件波纹的宽松衬衣,一串珍珠项链紧贴在勃起的乳头上。     丈夫罗伯伸手捏住我左边的乳头,我的呼吸不禁急促起来。     「我能透过这件衬衫看见你的乳头。」他露齿而笑,又捏起我右边的乳头,我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她们之间还有一串珍珠,今天晚上你必须要展现她们的魅力。」     「这太简单了。」我说。     门铃响了,我们俩相视一笑,转身去迎接我们的客人。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我感到自己的嫩屄湿了,而且流出的爱液把内裤都浸透了。     打开门,我发现自己最好的朋友劳拉站在那,她穿着栗色天鹅绒的短上衣,看上去像个牧师。劳拉和我们夫妇成为朋友和情人已经很久了。我饥渴地把自己的手伸到她的上衣里,拥着她来了一个长长的吻,直到帕克和瑞克兄弟两个来到了我们眼前。两人中的哥哥帕克轻轻的清了一下嗓子,我才从劳拉快乐的亲吻中抬起头。     「哦,帕克、瑞克,请进。」我微笑着放开了劳拉,依次与他们拥抱:「你们能来,我太高兴了!」     当我亲吻帕克的面颊时,我那没带胸罩的乳头紧贴着他的胸,帕克的脸红了。   「感谢你们的邀请。」帕克走进客厅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看起来…真诱人。」     「Ah,对,感谢这一切。」瑞克抚摸着我遮不住屁股的短裙粗野地笑着,我一边微笑一边摆动自己的屁股。     「还邀请谁了?」瑞克问道。     我止住了笑容,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帕克道:「帕克没告诉你吗?这次约会…   嗯…只是我们五个人。「     瑞克听后,目光中露出了惊讶。     「瑞克,我给你拿罐饮料吧。看来,你好像需要它。」我笑着走进了厨房。   「嗯…嗯…」瑞克平时是个非常自信的人,此时,他变得不善言辞了,这让我很奇怪。     罗伯走进了客厅,他和每个人打着招呼,很明显,瑞克不再焦虑了。     「我要啤酒。」瑞克说道。     「给你。」我端着三瓶啤酒和两杯加了冰的伏特加,笑着从厨房走出来。   我把啤酒交给那三个男人,给了劳拉一杯伏特加,自己留下了另一杯。   「今天将是一个启蒙的夜晚。」我向劳拉举杯道。     「我排第二。」劳拉对我笑着,我俩的杯子碰在一起叮当地响着。     我坐进宽大的沙发里,拉着劳拉坐在膝盖上,男人们则坐在客厅里的另外两个长沙发上,我们五个人边喝边聊了两个小时,谈话中关于性的内容越来越多,最后,我突然停止聊天,拉着劳拉猛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我想跳舞!」我告诉他们,并且换上了一张CD唱碟:「和我一起跳吧,劳拉!」     劳拉和我一起跳起来,摇着头,胳臂上举,双手缠在我的脖子后面,她的屁股和我的胯部互相摩擦。三个男人紧坐在沙发边上,看着我们的身体一起旋转。   我伸出手开始抚摸劳拉的胸部,捏她的乳头,所有人都听见她的喘气声。当我斜倚在劳拉的身上轻吮她的脖子时,她的手伸到我身后的短裙中,开始捏揉我的屁股。     劳拉掀起我的衬衫,超过头部,把它脱下,扔在紧邻我们的沙发上,她的头一点一点贴近我的胸部,轻轻咬着我的乳头,我的乳房随着舞姿猛烈地摇摆。   看到三个男人正盯着看我们的小表演,我更加激动,猛然间意识到劳拉不穿内衣会更好,于是便迅速地脱掉了她的外衣。当我的唇在劳拉身上开始吸吮时,我听到了一个男人发出了低吟。我手上的戒指轻轻拂过劳拉滚烫的皮肤,她禁不住气喘吁吁,于是我用嘴把戒指摘了下来。     我曲下膝盖,劳拉和我倒在地板上,发狂地互相吸舔皮肤,我们撅起屁股彼此摩擦,我感觉爱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嘴里发出了绝对刺激的呻吟。     当劳拉和我一起在地板上翻滚的时候,我感到我们的上方有衣服发出的沙沙声,我从纠缠中笑着看去,发现帕克刚把他的衬衫从我的头上拿开。     「不要打断我。」帕克坏坏地笑着,把他的衬衫也扔在沙发上。他的鸡巴骄傲的勃起在内裤里,看起来很坚挺,我想我要做的下一件事就是用我的嘴去含住它!     我一边抚摸自己的屁股,一边和罗伯一起取下了别住我短裙的金色大头针,又曲膝让他脱掉了我的裙子,这样我的身上就只有一条珍珠项链在乳房上了。   「该死的…」瑞克忍住没说下去。     他的鸡巴从内裤的禁锢中冲了出来,他的手开始套动自己坚硬的鸡巴,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劳拉和我。     我再一次紧贴劳拉躺下,轻轻的抚摸她的身体,每次抚过她的乳房,我的手掌都成了拱形。我的手伸得更远,沿着阴毛探到了她潮湿的嫩屄,我分开她的包皮,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按揉她的阴蒂,劳拉柔柔地呻吟,胸脯急促地起伏着。   「Oh,yessss…」她喃喃道。     过去的几个月里,劳拉和我一起作了一个小小的包皮手术,使我们的阴蒂头平时都从包皮中露出来。此时我来回揉搓着她的包皮,刺激着阴蒂。劳拉的腿分的更开了。三个男人蹲在我们的身边,专注地看着我和劳拉的调情。     「Oh,上帝,你们两个看看这个!」我听到帕克叫道。从劳拉那美丽而充满喜悦的脸向上望去,我看到的是三根昂然挺立的鸡巴,它们被主人紧紧地握在各自的手里上下搓动着。     看见这么多的大鸡巴,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笑着说:「如果你们拉我们起来,我就吃它。」     「你说什么?」瑞克和帕克喘着气问,同时搓动鸡巴的速度更快了。     罗伯的手放在我的胳膊上,压着我的身体不让我起来:「宝贝,让我们看着你干她。」     我迟疑着抚摸劳拉的身体,从乳房一路吻向她的阴部,劳拉伸展开她的腿,那里挥散出阴部特有的味道。我用双臂撑在劳拉的两腿,舌头舔弄着她突起的阴蒂。她喘着气,屁股随着我的舔动而上下耸动。我笑着把脸深深埋进劳拉的两腿中。     我用舌头从劳拉阴蒂的顶端舔到会阴,扫过她的阴唇,品尝嫩屄里的爱液。   每次的舔吮都激起了劳拉身体更猛烈的颤动,她的爱液也越来越多。我用舌分开她的小阴唇,逐片含在嘴里,然后又在阴蒂周围打转。劳拉随着我的节奏不停地转动屁股来使阴蒂捕捉我的舌头。     最后,我用舌头贴在她的阴蒂上,感觉阴蒂勃起得更加突出了,我把阴蒂含进嘴里,嘴唇吮着阴蒂,舌头舔食着阴蒂头,劳拉的身体在我的舔吮下紧紧地绷起,我感觉她就要高潮了。     突然,罗伯的第一滴精液飞溅在我的手臂上,我知道他是被我们刺激的,而且手淫的动作太剧烈了。我继续舔吮劳拉的挺立的阴蒂,听见她大叫:「Oh,肏我!」     她的嫩屄剧烈地抽搐,大量的爱液喷涌而出,我努力地继续舔吮,而且抱住她的屁股。     罗伯、帕克和瑞克不再围着看我们了,帕克那滚烫的精液溅在我的身体上,劳拉的兴奋开始平息。     我抬起头,咧嘴一笑,正好看到瑞克把他的全部精液都射到劳拉的乳房上。   我向上移动身体,舔食着劳拉乳房上的精液,她也起身舔食起我身上罗伯和帕克的精液。然后她又和我热吻,分享对方嘴里的精液。     男人们也躺倒在地板上了,他们只让我们休息了两分钟,便开始在我们的身体上上下其手。我们花了一些时间在彼此身上抚摸,以此来等待着男人们恢复他们的性力。     罗伯的鸡巴又硬了,他把劳拉移到一个角落里,鸡巴被她紧紧地握在手里,当劳拉开始套动时,我听到了他发出的呻吟。瑞克跪在劳拉的头上,劳拉很快地把他的鸡巴含进嘴里,用舌头缠绕着。瑞克的头向后仰着,嘴大张着,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把头移到劳拉的大腿之间,扬起头、伸出舌头舔弄她的阴蒂,直到罗伯开始肏她。     当我舔弄劳拉阴蒂的时候,我感觉帕克开始在我的大腿之间移动,随之摸到了我的阴蒂,他用拇指沿着一边的大阴唇轻轻抚弄我的阴蒂,有时用拇指和食指一起捏住阴蒂,这让我的嘴在劳拉的嫩屄旁不住地喘气。我把腿完全分开,帕克立刻明白了,他把已经放到阴道口的鸡巴深深地插入了我的屄里。     帕克开始在我的嫩屄内慢慢地抽插,鸡巴粗的令人难以置信,我能感觉到他龟头上的棱起慢慢地掠过我的阴道壁。我把膝盖曲起到胸前,这样就为帕克肏我提供了更好的角度,而且我吸起劳拉的阴蒂来也更加方便。     当罗伯开始猛烈地抽插时,劳拉吐出了她嘴里的瑞克的鸡巴,开始大声叫着「罗伯」,罗伯每次都插入到劳拉嫩屄最深的地方,他的阴囊极快地在我的鼻子上跳跃着。     「Yes …」当罗伯放慢速度时,劳拉不停地说着「Yes …」,他的鸡巴看起 来还是那么硬,上面裹着一层劳拉的爱液,以前我一直没有发现A 片中特写镜头的魅力,但眼前丈夫的鸡巴在我们的女友的嫩屄中来回抽插的景象却给我带来了无比的刺激,我把头躺到地毯上,开始专注于帕克在我嫩屄内的抽插,劳拉重新唆起瑞克的鸡巴,我也继续看罗伯肏劳拉。     帕克跪在地上开始猛烈地肏我,忽然我感觉阴蒂上有舌头在动,从劳拉那对不停摇动的乳房之间望去,我发现瑞克横躺在帕克身边,劳拉唆他鸡巴的同时,瑞克把头转向我这里,当他哥哥肏我的时候,他就轻轻的用舌舔我的阴蒂,这种阴蒂和嫩屄的双重刺激使我兴奋地发出了一声尖叫。我的高潮来临了,帕克把他的鸡巴深深地插在我的嫩屄里,龟头顶在我的子宫颈上,随着嫩屄紧包着鸡巴一阵阵地颤抖,他发出了低吼。     高潮渐渐平息了,帕克从我的嫩屄里抽出鸡巴,喃喃自语着走向厨房,好像在说什么啤酒。瑞克和罗伯也满意地离开了,留下劳拉和我横躺在地板上喘息。   我拉过劳拉,紧紧地拥抱着她,耳鬓厮磨着。     这次男人们给了我们一次较长的恢复期,他们拿来我们喝剩的伏特加分享。   他们真的不错,我心里想着。然而看着他们的鸡巴还在勃起着,我感到很不舒服。     休息一会后,罗伯暗示我们到卧室的大床上去,我笑着点点头。我坐起来,发现地毯上有不少脏迹,有劳拉的,也有别人的。     我们转进卧室,帕克躺倒在床上,大鸡巴直指天花板。劳拉兴奋地跃了上去,好像在骑一匹野马,帕克把她拉到胸前,两人一边肏一边接吻。     瑞克看着他的哥哥,露出一脸的坏笑,他向我要润滑剂,我递给了他。他走到劳拉的身后,把润滑剂涂在自己的鸡巴和劳拉的屁眼上,劳拉在帕克的紧紧拥抱中迟疑了一下,但没有拒绝,只是从鼻中发出了「嗯…」。     我知道瑞克想要肏劳拉的屁眼,便走向附近一张椅子,斜俯在椅子上对着丈夫罗伯摆动着屁股。「过来肏我。」我对他说。     没有过多的前奏,罗伯德的鸡巴一下子就从身后插进了我湿润的嫩屄,他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同时我们看到瑞克把龟头挤进了劳拉的屁眼。     劳拉感受到了被两个大鸡巴肏的不同寻常的感觉,她喘息着。我不得不承认,尽管我的嫩屄被充满了,但我心里却在嫉妒劳拉那令人神奇的感觉。     帕克的鸡巴插在劳拉的嫩屄中不动,让瑞克把鸡巴慢慢地插进劳拉的屁眼,当整根鸡巴都插入后,兄弟两个开始按照相同的节奏、相反的方向冲刺,一个插进、一个抽出。劳拉不停地叫喊着,两个鸡巴的肏弄带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被眼前的色情场景刺激得不断呻吟,反手勾在罗伯的屁股上,推动他的活塞运动不断加速。罗伯开始了连续的冲锋,他的大阴囊撞击着阴蒂,我紧握着椅背以便保持平衡。     又一次高潮来了,但是我最好的朋友被两个男人肏着两个肉洞的场景仍然刺激着我的神经。     「劳拉!」我费力地说。     「告诉我:你感觉怎么样吗?喜欢吗?」我说。     劳拉微微睁开眼睛,努力地把视线集中在我身上,瑞克放慢了肏动的速度。   「非常神奇的感觉,」她喘息着说:「真好,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完全地充满…」又一次悸动向她袭来,劳拉失声发出尖叫,眼睛又闭上了。     帕克伸手穿过椅背开始捏我的乳头,新的感觉让我再次喘息起来。罗伯放慢了速度,放开了一直抓住我双臀的手,转而揉捏我的阴蒂。他的身体倾倒在我身上,在我耳边说道:「我要射了,宝贝。我射…」     他的鸡巴在我的嫩屄里变得更硬了,我感觉他开始喷射了,精液的冲击把我再次送上了巅峰,高潮来临时我「啊…啊…」叫着,用力向后挺动屁股,迎接罗伯的撞击。     几分钟后,瑞克突然停止了抽动,他紧闭着眼睛,在劳拉又紧又热的屁眼里射精了,当瑞克慢慢地从劳拉的屁眼里抽出变小了的鸡巴时,帕克的鸡巴开始快速地向上出入劳拉的嫩屄,我想劳拉一定不曾停止过高潮,她又开始尖叫了。瑞克从后面搂着劳拉,而且把手压在她肩上,使她身体向下,以便帕克的鸡巴插的更深。     帕克大叫一声:「Oh,我肏!」他终于射出来了。     我坐到椅子里,罗伯靠在我身上,我们安静地坐了几分钟,当男人们的呼吸像往常一样平息下来时,劳拉和我相视一笑。     「现在,」我兴高采烈地问:「谁还有吃的呀?」     我伸舌舔了一下帕克耷拉下来的鸡巴,接着说道:「我还需要饭后甜点。」   之后又投入无尽的性爱过程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