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乱文学  »  性奴舅母的漂亮屁眼

性奴舅母的漂亮屁眼

性奴舅母的漂亮屁眼

  我叫汤姆,30岁,我舅母丝祺42岁,我和舅母的奸情已有一年多了,自舅父长期在上海工作,舅母和我的通奸更是亲戚间的公开秘密。      这年我觉得要开始对舅母的调教了,因为丝祺就是那种下贱变态的女人,我决定在长假到拉斯维加斯进行深入调教,把舅母变成淫妇。      抵达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一路奔波,我们都累坏了,除了赶快办理旅馆入住手续外,什么都不想做了。随便在旅馆的露天餐厅吃了点快餐后,我们就回房睡觉了。      上午8点,我从睡梦中醒来,惯常的晨间勃起让我涨得难受。丝祺仍然在熟睡,以前,我总是不忍心在这样的时候打扰她,只好去冲个凉水澡来熄灭自己的慾火。但是,今天早上不行!我翻开她穿着的短睡袍,丝祺肥美的大白屁股立刻暴露在我的眼前,哦,我更兴奋了,扑上去趴在她的身上。      「喔,别这样啊,亲爱的,我还要再睡会儿。过一会儿好吗?我困死了。」丝祺被我弄醒了,她含混不清地说道。      「不行!我就要现在做!现在!你要记住,这两天你是我的性奴隶,我要享受一下性奴的骚穴了。」说着,我拉开她的大腿,并在她的屁股下面垫了一个枕头,「掰开你的骚逼,我的性奴!」我命令道。      丝祺彻底清醒了,她想起了自己的承诺,于是不再反抗,乖乖地按照我的命令将自己的阴唇向两边拉开,展现出那已经充血的阴蒂。      趴在舅母的两腿之间,我低头靠近她的阴户,伸出舌头在她那长长的肉缝中间上下舔着。仅仅过了几分钟,她就有了激烈的反应,她的屁股向上拱着,大腿根部的肌肉颤抖起来。当我的舌头划过她的阴蒂时,我听到她大声的呻吟,感觉到她的阴道不停地收缩着。      在我的刺激下,她的臀部像个小驼峰似地向上拱起来。我加快了舔弄她的速度,舌头在她的阴毛、阴蒂、阴唇和肛门间不停地穿梭着。      10分钟以后,我感觉她的阴道里的肌肉开始痉挛,她的阴蒂也开始变硬并不断地颤抖着,丝祺马上就要到高潮了。就在她躺在那里如同筛糠一般地抖动着身体的时候,我爬起身,将早已坚硬无比的阴茎使劲插进了那已经非常湿润的肉洞里。      丝祺的肉洞真是个温暖温馨的所在,她收缩着肌肉,紧紧夹着我的阴茎,让我舒畅无比,难怪有那么多男人在她的肉洞里流连往返。想起这个肉洞昨天刚被舅父的鸡巴操了几乎整整一夜,我就更加兴奋起来。      一般情况下,我总是要等丝祺达到高潮后再射精,但是今天早上我可不管这些了,毕竟,现在她是我的性奴。我将双手伸在她的屁股底下,用一根手指插进她的肛门,然后更加猛烈地奸淫她。      当我觉得自己就要射出来了的时候,我用手指使劲在她肛门里抽插,然后猛地将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同时,我舅母也达到了高潮。      做完爱后,我浑身舒泰地洗澡、刮胡子,然后打电话到客房服务订了两份早餐。当送餐的服务员敲响我的房门时,我舅母刚刚完洗澡擦干身体,我拿起她的短睡袍送进浴室里。      「我们的早餐送来了,穿上这个,性奴,然后去给服务员开门。别忘了给他小费啊。」我对舅母说道。      「你让我穿着这个去开门?这睡袍太短了,连我的屁股都盖不住,而且它还这么透,他什么都会看到的。」「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个性奴吗?他大概看不到什么吧?也许他根本就懒得看你。就穿这个,不然你就光着身体去开门……去把我们的早餐拿进来,我已经饿了,快点啊,性奴!」我态度强硬地催促道。      我舅母接过睡袍,从头上套下去。她说得对,那睡袍刚刚勉强遮住她那36D的大奶,但透过衣料完全可以看见乳房的轮廓;下面,她那肥大白皙的屁股也几乎完全暴露着。穿好睡袍,丝祺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浴室。      过了片刻,我听到开门的声音和舅母的说话声,「请把早餐拿进来吧,请放在这边的桌子上,好吗,我的宝贝。」「好的,夫人。」我从浴室半掩的门向外望去,看到那个服务员目不转睛地盯着丝祺的身体,眼光中透露出贪婪和渴望,「哦,真不可思议,夫人,您太迷人了!」他边说边更放肆地打量着她几乎光裸的身体。      「谢谢,」我舅母说道,「我想,现在我该给你小费了,请等一下,我去拿皮包。」说着,我舅母走到床头柜前,弯腰在她的手提包里取钱。      但是,她弯腰时间似乎太长了,她那样的姿势让她的整个屁股都露出来了。      而且,她没有穿内裤,那条鲜嫩湿润的肉缝和小巧漂亮的肛门正好直对着那个小伙子。终于,丝祺直起身子,递给那个服务员三张一美圆的钞票。      「谢谢您。如果您还需要什么,请给我打电话,我叫拉里。我马上就会上来为您效劳的。」「好的,拉里,我记住了,」我舅母笑着说道,「嗯,现在还有特别的小费给你。」她直视着那个小伙子的眼睛,一把将睡袍拉到乳房上面,把自己赤裸的身体完全展示在服务员面前,「也许晚些时候,等我丈夫不在浴室里的时候,你就能做更多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看看而已。」「那我现在能摸摸您吗?」拉里问道。      我舅母点点头,把衣服拉得更高。拉里用双手握住我舅母的两个乳房,使劲搓揉起来,接着,他俯身低头将我舅母的左乳头含在嘴里,使劲吸吮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转头含住她的右乳头,再次使劲吸吮。一边吸吮着,他一边将手伸到我舅母的大腿和胯间摸索着,他的手指甚至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哦,上帝啊!夫人,您的阴道里好热好湿啊!我能操您吗?」「哦,也许下次吧。我们要在这里待好几天呢。」说着,丝祺把拉里送出了我们的房间。然后,我们开始吃早餐。      吃完早饭,我要丝祺跟我到浴室去,她乖乖地跟在我身后。在浴室里,我要她脱光衣服,丝祺笑了起来,她以为我又要操她,就迅速脱掉那件短睡袍,兴奋地等待着。      「我给你买了个好东西。」我说道,「你还记得在阿尔伯克基市的时候吗?      那次,我在成人书籍音像用品店里等了你一个小时,而你在电影院里跟那个17岁的小情人调情。」丝祺点点头,但不知道我下面要说什么。      「嗯,我在那里无所事事,所以就浏览那店里的成人用品,我给你买了好几个特别的礼物呢。现在,我要送给你第一件礼物。」说着,我拿出了那个大号的肛门塞。      「哦,上帝啊!你不会真的让我用这个东西吧,是吗?」「记住,你现在是我的性奴,所有的性奴都要塞上这个,你也不例外。现在你把它塞到你的身体里,然后穿好衣服。现在我离开浴室,你自己收拾吧。等你穿戴完毕,我要仔细检查的喔。我希望你能把它放到合适的位置,否则,我会惩罚你的。」我舅母的脸上露出痛苦屈辱的表情,但她还是答应听从我的吩咐。我能看出来,我的命令已经让她兴奋起来了。我在壁橱里找了几件衣服,我希望丝祺在白天跟我出去的时候穿。接着,我很小心地在肛门塞上涂抹上润滑剂,然后递给我舅母,「15分钟后我来检查。」15分钟以后,我舅母从浴室里走出来,她的脚步有些蹒跚,脸上的表情也有点痛苦。我把手伸进她两腿之间,在她的屁股沟里摸到了肛门塞的扁平底座。      「太好了!看来我的性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去玩了。我们出去赌赌钱,吃顿午饭,再看场表演。」我兴奋地说道。「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你还打算怎么玩弄我?」我舅母问道,有点害怕的样子。      「别担心,亲爱的。这是我们的假期,还是乱伦一周年纪念,我打算让我们俩都玩得开心,我会让你实现你多年来淫梦中的所有疯狂想法,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听完我的话,我舅母的身体明显颤抖起来,既有担心也有期待。      这一天,我们玩得非常开心。我舅母穿着她旅行第一天穿的那条沾着卡车司机精液脏短裤,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窄紧的裆部紧紧勒在她的阴户上,几乎可以看到她的阴唇。她上身穿了一件紧身衬衫,36D的乳房大半都暴露在外。      在她那条肮脏的短裤里,粗大的肛门塞深深插进她的直肠里,她每走动一步,都要忍受那根橡胶棒的折磨和刺激。      上午,我们一直在逛商店;中午的时候,我们在一家豪华的饭店里品尝了当地的美食;到了下午,我们在两家戏院里观看歌舞表演。还不错,在那两家剧院里表演的演员,都是很有才华的年轻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