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畸恋

畸恋

畸恋

他是晴子的高中导师。晴子一年前丧父之后,他便对晴子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晴子把他当成严师慈父,一年多以来,他变成晴子倚靠的对象,不管大小事情都让他知道,甚至连家里钥匙都有备份给他,家里四姊妹甚至把他当成父亲的表徵。     他的心里对晴子真是错综复杂,一开始,他是基於同情的心态去看待晴子,一年多以来,看着晴子走出丧父的阴影,他感到非常高兴,甚至无怨无悔,懊恼的是,半年来阳具勃起的次数却日益增多,对於晴子的性幻想有增无减,让他很困扰。     每次到她们家里做饭,看着窗外挂满五颜六色的女性贴身衣物就让他有无线的憧憬,但是对晴子的暗恋,克制着他的兽性,一天,阳台上飘落一件纯白的三角库,他弯腰捡拾,他好奇的拉拉松紧带,这是谁的内裤?是晴子的?礼子的?还是最小妹妹克子的?一次就好,他心里有个变态的想法,一次就好* 无伤大雅,把内裤放进口袋,她们回来,他几乎是冲着出去,她们还以为是林老师生气呢?   殊不知,当中一个人的内裤,正被他带回去,准备做一些变态的事呢!回到家里,他小心的摊开内裤,鼻尖吸取着内裤上残留的洗衣粉的香味「好香啊!这是谁的呢?」     「不行!我为人师表不可做出这种事!」随即把它丢弃一旁,专心的改作业,但是那件纯白的三角裤显然十分碍眼。     「不行!我得把它丢弃!」随手将它揉成一团,握在指缝间的内裤,指缝间处处溢满白色,拳握的食指与拇指的空隙,卷伏着不规则的形状,硬质的感觉与周遭明显的不同。     经过眼睛的确认,是一条曲折的松紧带,左手好奇的将它拉出拳握,视线中,一条白色充满皱摺的团状物左右摆荡,香味顿时洋溢着,颤抖的拇指与食指夹着它搓了几下,柔软的感觉立刻告诉他,那是件棉质的内裤。     内裤继续摇晃着像是鱼饵引诱着贪食的鱼儿般,他的右手食指也慢慢出动,以极快的速度勾住系缝,右手拇指与食指同时行动,一件纯白的国旗左右展开,最抢眼的是底部那条弧度的车逢线,其他的手指将它由里往外推出,车逢现不再弯曲,呈现的是三度空间的立体感,小指与吴名芷的阴影格外明显,他疑惑着,为何其他手指消失?     拇指与食指捏着内裤的底部,两层内裤间的摩擦使他终於瞭解,原来两层之间有夹层,也就是说底部是由两片白布所构成,尚未结婚的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继续在底部两旁的空洞中,两手不断的穿插,松紧带不断扩张着,但仍然允许着两支手腕的通过。     他忍不住好奇,脱下宽松的四角内裤,一根不是现有年龄的棒子挺举着,内裤两旁管状的松紧带,随着他的腿部,不断的扩张,扩张。     到达大腿部份时,传来线头断裂的声音,他不管,吃力的往上穿,期间更多的断裂声音传来,终於被他穿上了,小巧的纯白内裤,小腹中间明显的凹陷,三分之一的阴茎暴露於外,底部将强的部份仅能遮住两个蛋蛋,弯刀式的棒子,在内裤锺显得格外的突兀,内裤完全失去遮蔽的功能,他将裸露於外的阴茎强型收入内裤里面,棒子前端的滴露立刻在纯白的内裤上晕开,范围不大、     他的两手持续的搓揉那根棒子,晕开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直到前端射出液体,渲染了整件的大部份,激情过后,他看着棒子已经疲软下来,区卷在原本容纳不下的内裤中,湿润的部份将那根棒子显现得无所遁形*     那天,晴子主动邀他去游乐场,晴子挽着他的手一路上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让他有无线的荣耀,甚至让他有夫妻的错觉,不小心晴子跌倒了,书包跌落在地上,短牛仔布裙,群里春光让他有几秒钟的惊艳,他暗舔舌头,内心激荡着,等到她毫无顾忌的爬向栏杆,他的内心转为澎湃汹涌,晴子的牛仔布短裙,已经被拉上,失去了遮蔽的功能,象牙白的三角裤,夹在圆蓬蓬的屁股里面,随着动作扭曲的夹在正中央,而夏方包夹着近乎现形的肥美产物,正是他的目标呀!   他感到下体一阵冲突,棒子几乎冲出内裤外,急忙的弯曲着身体,随后晴子又挽着他的手臂亲热的到处玩,手肘上传来几许柔软的感觉,让他不忍的侧低着头,棕红色的小夹克内,V字领遮蔽着里面黄色的衬衫,黑上的小领结节在衬衫上面,延伸着衬衫,他看到灰色的小背心凹陷着,正面正是他的手肘,他忍不住的动动手肘,企图想触碰更深的底层,不料重重的阻隔,使他未能如愿,期间,晴子透露想向自己的心事。       他体贴的带晴子上摩天轮,一个两个人的空间,晴子选择了与自己对面的座位,重重的坐在座位上面,大喇喇的张开两腿,牛仔布的短裙似乎退到了极限,两条洁白的玉腿裸露在他的眼前,摩天轮缓缓的升高,晴子不安的变换着两腿的姿势,手掌心垫着额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嗯* 我不知到怎么说* 这件事* 」     他模糊的应着,眼睛仍紧盯着晴子花招百出的大腿,那件泛白的牛仔短裙像录影机停格的放映,一丁一点的往上爬着,「我* 」这句话出现时,短裙已经甩开大腿的束缚,往上继续的爬行,爬呀爬*.那渐被他窥视过的内裤已经显露出来,一般女生应有的防备动作,晴子都没有做出,像一般歌剧的布幕,主角的脚,也就是晴子的一小部份内裤渐渐显露出来,接着是身体,也就是内裤的上缘也显露,他看着饱满,虽然还是原先的象牙白的内裤,但,里面有着十七岁少女的性器而兴奋着。     短裙已经到达转折处不能再退为止,整件象牙白的内裤已经被他看过了五分之三为止,「现在的女生是爱的方式怎么那么大胆。」     接着,他听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晴子教男朋友了,而且还两三个礼拜,「怎么可以呢?她是我的晴子* 」一路上脑中嗡嗡作响,根本不知道讲些什么,「我为了她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她怎么可以瞒着我教男朋友呢?       我要报复* 报复。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