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监狱酷刑】

【监狱酷刑】

【监狱酷刑】

  狱警熟练地抚摸捏揉受刑男孩的生殖器,受刑男孩受过酷刑的生殖器居然坚硬的勃起来了,这时只见狱警将一根细管子往男孩的尿道裡面捅入,受刑男孩失声惨叫起来。     这时,审讯官走了进来,他对强迫观刑的跳伞小青年说:「看到没有,不老实招供,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     「这个男孩子已经够顽固的,看他等会怎麼开口吧!我们不会让他死去,也不会轻易让他失去知觉,不招供这就是样子,就得在痛苦中煎熬。」     那时,狱警已经将管子深深地插入受刑男孩子的阴茎中,他的阴茎龟头后面被一根细皮绳绑住。     审讯官示意开始动刑。     狱警将辣椒水开始注入管子内,灼烧的辣椒水被橡皮球一股股挤入男孩子的阴茎,受刑的男孩子惨嚎着,剧烈的扭动肌肉结实的身体。     缚住他四肢的皮绳,将他的手腕和脚腕磨出了血,但剧烈的烧灼没有一点减少,整个生殖器和腹腔都在被辣椒水肆虐着。     跳伞男孩神情恐惧地看着这个残酷的受刑场面。     受刑男孩的肚子有点鼓起来了,通过尿道,已经灌了不少辣椒水进入这个男孩子的膀胱。     残忍的生殖器酷刑还没有要停止,狱警这时又拿来了一个大号的注射器,抓起少年一个肿胀的睪丸,将注射针头慢慢地扎入受刑少年的睪丸中……     受刑少年发出野兽般惨烈的嚎叫,狱警将浓烈的刺激药水打进少年的睪丸。   受刑男孩仰着头,痛苦地嚎叫着,使劲扭动身体,浑身剧烈痉挛。     注射针管不停的拔除又再慢慢地扎入睪丸,睪丸中流出的血水和刚注射进去的刺激性药水,顺着睪丸上的针孔又喷出来,男孩子两条大腿内侧已经被鲜血染红。     左侧的睪丸扎满针眼后,又扎右边的另一颗睪丸。     这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忍受着这惨绝人寰的酷刑。他浑身肌肉不停的抽搐着,剧烈的疼痛使他几乎喊不出声来,嘴唇也由於难以忍受的疼痛而被牙齿咬破,满嘴的鲜血淌下。     狱警没有一点怜悯地折磨这个受刑的少年,将受刑男孩的两个睪丸都反覆注入药水,终於男孩子熬不住这惨烈的酷刑,昏死过去。     他们将受刑的男孩用冷水浇醒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继续施与酷刑。   一个狱警拿来了电刑刑具。     一个控制器,带着两根长电線。     一根电線连着一个大金属夹子,狱警将夹子夹在受刑男孩肿胀的睪丸上,肿胀的睪丸被夹子夹住后,剧烈疼痛,睪丸被夹子夹得变了形。     受刑的男孩无助仰着头,等待着更加惨烈的拷问。     刚才被针扎得佈满针孔的睪丸,此刻被夹子夹着已经完全变形,血水顺着针孔不停冒出,滴在地上。     审讯官打开电刑控制器的开关,控制器发出「嗡、嗡」的电频声音。     狱警将用另一个电极施刑。     一根光滑的粗长金属针,这时,插在男孩尿道中的管子被拔出。     男孩子再次惨烈的嚎叫,不停扭动身体挣扎。     狱警不停的电击男孩身体的不同部位。阴茎、乳头、肚脐、两腋、肛门、嘴唇、耳朵……     更多的时候是电击男孩子最敏感的阴茎、龟头,甚至是将电针插入男孩子的尿道中。     灌进男孩膀胱裡大量的辣椒水,在男孩忍受残酷电刑时,让他小便开始失禁,不停的排出体外……     最后,狱警将电击针插入男孩子的肛门,一直插进去,只留电線在男孩子的屁股外。     审讯官控制着电流的大小,不停的刺激男孩的肛门和睪丸……     终於,深深插入男孩子肛门内的电针在不停地刺激着男孩的前列腺后,男孩的阴茎居然坚硬的再次勃起……     这个忍受残酷电刑拷问的青春少年,在极度的电刑痛苦中,仰着头,扭动着身体,随着电刑控制器电流忽大忽小有节奏的刺激生殖器和肛门,他浑身的肌肉颤慄着。     强烈的电流刺激使他的生殖器涨疼得无以復加,终於他惨嚎着,精液狂喷,从男孩坚硬勃起的阴茎前喷射出一股股白色的精液和红色辣椒水,最后,他精疲力竭昏死过去。     跳伞的男孩子看到这裡,已浑身是汗,惨烈的酷刑使他几乎失去了意识,他不知道自己将会怎样?     狱警开始对他动手。     他没有意识地被狱警剥去衣服,扒掉裤子,露出一身精壮的麦色肌肉。   刚才受刑的男孩被解下,换上他吊到刑讯室中央的天花板下。     他的两腿没有被拉开固定在地上,而是吊离地面,两脚离地一寸来高。   审讯官显然有兴趣要亲自拷打他。     和刚才受到严刑拷打的男孩一样,他的身体现在被彻底扒光。皮靴、袜子、裤子全部扒光,浑身上下一丝不掛。     显然他的身体比刚才的男孩子发育的更成熟、更性感,胸脯的肌肉鼓鼓的。他的屁股和大腿肌肉更发达、更丰满,生殖器上的阴毛也已颇具规模,肚脐下方似乎有一点点稀稀的茸毛,还没有长成成年男人样的体毛。     审讯官从墙上摘下一根皮鞭,来到他面前。     「说出接头人的名字和地址。」     他拒绝回答。     审讯官挥起皮鞭,开始抽打他。     呼啸的皮鞭划过空中,然后落到他赤裸的身上。     刑讯室裡刚才还是那个略有青春期变声嗓音男孩被受刑的惨叫声,现在轮到他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皮鞭抽打肉体的声音和他的惨叫交替地响着。     从没有体验过的鞭打剧疼刺激着他的中枢痛感神经,他知道他会在这裡渡过他年轻生命最后的时光。     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他,他会像刚才受刑男孩子一样忍受各种酷刑的拷打,甚至更惨,直至他的生命和肉体在酷刑中被彻底摧毁。     审讯官挥舞着皮鞭,鞭打着这个落到他手裡的男孩,他不是特别喜欢拷打太年轻的少年,刚才那个受刑的少年他就觉得太嫩了点,肌肉不够饱满。而眼前这个男孩子则有着他最喜欢施虐拷打的体型和年纪。     他非常兴奋地一鞭鞭抽打着这个男孩子性感赤裸的身体。     这是一个刚刚长成健康漂亮体型的男孩,浑身上下肌肉发育的饱满结实,典型的小青年特有的倒叁角体型,两条又粗又长的大腿充满青春男孩的性感和挺健,圆鼓、紧绷漂亮的屁股,更是青春期小青年所特有的。     受刑的男孩仰着头,喉结在蠕动,他已经疼得几乎喊不出声,咬紧牙关忍受鞭子一下一下无情地抽打在赤裸身体上那惨烈的剧疼。     皮鞭呼啸着,在这个漂亮男孩子身上肆虐。     他的胸脯上、肚子上、屁股上、大腿上、脊背上都爆起一条条、一道道皮鞭抽打后隆起的肉道子,甚至连生殖器也不能倖免,阴茎和睪丸肿胀了许多。   审讯官在抽打男孩子屁股时,鞭鞘经常是落在男孩子的生殖器上,那种惨烈的剧痛,使得这个受刑的小青年无可抑制的失声惨嚎。     拷打犯人,有时侯特别希望犯人在受刑时拼命的扭动身体。     这个审讯官拷打犯人时,不喜欢犯人扭动身体。     这个几乎一点都不能扭动身体吊着挨打的年轻男孩子终於垂下了头。     一桶冷水浇遍男孩的身体,他趴在地上,已经从天花板的吊銬上解下来。   狱警然后将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小青年架到一个拷问架旁。     这是一个立着的四方形拷问架,两边各立着一根木柱,在下面和上面各有一个横板,每个横板上还带有可收紧的压板。     狱警将小青年推上拷问架,让他的小腿迎面骨跪在下面的横板上,横板表面像搓衣板一样凸凹不平,带着一道道棱形凸条,跪在上面可想而知,极度痛苦。   然后,狱警将压板压在青年的小腿上,收紧两边的螺丝。     他的双手更惨,举过头顶,放在上面的横板上,再被压板压住,然后同样收紧螺丝。     这时小青年已经完全清醒过来,小腿迎面骨和手指被压,剧烈的疼痛已开始折磨他,审讯官来到他的面前,开始再次审问他。     「说出联繫人的姓名和接头暗号,说出来就解脱了。」     男孩稚气的脸上没有什麼反应,他略微闭着双眼,忍受这新的酷刑。     审讯官示意再收紧一点螺丝。     男孩出气开始不均匀的喘着,身体也开始颤慄着。     又收紧一点,男孩稚气的眼睛已经满是泪水,疼痛让浑身颤抖得更利害。   审讯官亲自动手,用钢针扎进小青年的指甲缝。     青年惨叫起来,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不可抗拒的刺激他的中枢痛感神经。   还是不招供,两支粗大的钢针又扎向小青年的两个乳头。     乳头的痛感神经连着命根子。     小青年仰着头嚎叫着,剧烈的疼痛使他浑身的肌肉不停抽搐。     还是不招供,一根闪着亮光的钢针又扎向他还没有长腋毛的腋下,直刺到骨头裡去。     最痛苦是审讯官捏着男孩子硕大的生殖器,用钢针进行穿刺。     受刑的小青年疼得死去活来,嚎叫着、颤抖着。     比鞭打更难以抗拒的是,持续的疼痛没间断,一阵紧似一阵,他希望能够永远的死过去,不要醒来。     酷刑持续着,他的十个指头已经扎满了钢针,钢针从指甲底下刺进去,十个指头都插满了。     他的神经系统开始紊乱,小便完全失禁,尿液不停的从尿道口滴出,受刑到这种程度,铁打的汉子也受不了了。     审讯官兴奋地折磨着这个肌肉结实的性感青年,生不如死的这个大男孩浑身敏感的部位都被他扎刺着钢针。     从开始鞭打这个小青年,审讯官的下体就一直兴奋的勃起着,喜欢肆虐的他面对着如此性感健康的男孩,如何能够不兴奋?     鞭打的快感,钢针刺进男孩子肌肉裡的刺激,当男孩子的生殖器在他的手淫下抽搐抖动射精时,再将钢针扎进男孩子睪丸中的快感使他几近疯狂。     每一次的施刑,他都要仔细的观察和欣赏男孩稚气的脸上,那种极度痛苦的表情。     针刺的酷刑终於要结束了,但这个跪在拷问架上受刑的小青年苦难并没有过去     审讯官自己也终於熬不住了,鼓胀的下体极需要被释放。     他让狱警拿来电刑的刑具,翻开小青年红肿的阴茎包皮,将电刑金属圈套在他的阴茎龟头后沟裡,然后他绕到小青年的后面,掰开小青年两片饱满圆翘结实而有弹性的屁股。     让他非常高兴的是,小青年一览无遗的肛门居然乾乾净净的,没有一丝体毛,小菊花型黑红皱缩的肛门,由於处於极度紧张的状况,正一下一下的收缩着。   他用手指在他的肛门裡戳弄了几下,感到十分的满意。     一个L型的闪亮粗长电针插进小青年的肛门,深深地一直插进直肠裡.   桌子上电刑的控制器打开,发出「嗡嗡」声音,他将电流调到绿線格内,那是安全的用刑范围。     一个脚踩开关放到拷问架旁边。     审讯官又来到小青年的面前,用手托起小青年的下巴,问他是否愿意招供?   小青年没有回答,他坚毅的眼神告诉审讯官,他并没有屈服。     他刚才看过那个男孩子受电刑电生殖器时的痛苦场面,那个身受酷刑的男孩被电的昏死过去后,生殖器还在抽搐流淌着精液。     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体验电刑的极度摧残。     没有任何的警告,一股电流突然袭来。     小青年感觉好像两根烧红的铁棍同时插进了他的肛门和生殖器。     整个腹腔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肚子裡仿佛被烈火烧灼,又仿佛被尖刃割裂。   他的腹部不由得一下向前凸起,剧烈的抽搐,随着强烈的电流不断袭来,他的身体一前一后做最大限度猛烈的扭动,肚子上罗列成排的腹肌更明显突起。   他大张着嘴,惨叫着,仰起的脖子喉结更加凸出,漂亮稚气的脸庞也因疼痛而扭曲了。     电了几下后,审讯官觉得刑罚的效果很好。     他再次绕到后面,用手捏摸着小青年性感的翘臀,男孩跪着受刑,丰隆的屁股更加结实、挺翘,屁股上佈满了刚才鞭打时留下的红紫色肉痕。     他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受刑的男孩忍受着屈辱,仰着头,默默地淌着眼泪,任何拷打和酷刑他都熬过来了,但此时他忍受的是人格的凌辱。     随着身后肛门裡传来的阵阵剧痛,审讯官已经将粗大的阴茎插入他的屁眼,并进一步的朝裡面挺进。     小青年再次的嚎叫起来,在被姦淫的同时,肛门和生殖器还要忍受残酷的电流刺激。     审讯官用脚踩着电刑开关,电击男孩子的肛门和生殖器,而他粗大丑陋的阴茎则是在男孩承受电刑的肛门裡抽插着……     紫黑色的肉棍不停地刺入男孩圆翘白嫩的两股之中,他的阴茎在小青年的肛门裡面明显感觉到男孩的扩约肌在电流刺激下剧烈的抽搐,刺激着他的阴茎。   审讯官终於忍不住而达到高潮,睪丸通过输精管,不断地将精液灌入男孩的体内,小青年撕裂的肛门流出的鲜血和着审讯官的精液淌满了他的两条大腿内侧。   他几乎痛苦得要昏死过去,被电刺激到半软半硬的阴茎,尿道口还在滴着黏滑的精液。     审讯官将电流开到最大,在饱受电刑刺激和姦淫之后的小青年,精液一股股的涌出,不可抑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