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被姐姐虐待

【被姐姐虐待

【被姐姐虐待

  我叫阿明,原本是一名孤儿,当我12岁那年,我被一对好心的夫妇收养,他们还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儿~ 阿晴,阿晴对我不大好,因她觉得养父母收养了我分薄了父母对她的爱,每当养父母不在家时,阿晴也会虐待我。     还记得第一次是这样开始的,当天我放学回到家中并做家课,跟着阿晴亦放学回到家中,她穿着运动鞋和拿着网球拍,应该是刚打完球,她坐在沙发似乎很疲累,她睁了在书桌上做家课的我一眼。阿睛:阿明,替我拿拖鞋来!虽然这是无理的要求,但可能我是养子的关系,我知道他们对我是有恩的,所以我仍拿拖鞋给阿晴。阿晴:替我除鞋。我犹豫了片刻,跟着开始为阿晴脱球鞋,一脱掉其中一只鞋,一股脚汗味涌出,可能因阿晴刚才打网球出了很多脚汗,我只有尽量忍着呼吸为阿晴脱掉另一只鞋子,阿晴看见我忍着呼吸,故意把一只脚放到我的鼻前,我下意识用手挡着她的脚。阿晴:你做什么?缩开手!不知何故,她的说话我不敢不从,我把手缩回,阿晴把脚尖贴着我的鼻孔,臭气立即涌进我的嗅觉神经。     阿晴:嫌我的脚鼻?我偏要你吸,大力点啊!     我要呼吸,就要不断嗅着阿晴的脚,嗅了五分钟阿晴换过另一只脚,同样是臭气冲天,再过了五分钟,阿晴把脚缩回,我起初还以为阿晴已满意,跟着阿晴脱去一双绵袜子。     阿晴:张开口,啊、、、连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张开口,口一张,阿晴便把一双汗袜塞进我的口中,除了臭味外,我的舌头感到很咸,原来脚汗是这么咸的。     阿晴:等我一会。     跟着阿晴竟拿来一个即影即有相机,拍下我口中塞着袜子的照片,当照片冲好后,阿晴看得哈哈大笑,这是我在这个家第一次看见阿晴这样开心,跟着阿晴把我口中的绵袜子取出来。     阿晴:你,现在为我舔脚趾吧!     我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我不愿意做出舔脚趾这种事情。     阿晴:你可以不舔,但我会把你咬着袜子的照片给你的同学和老师看,还有,我会告诉父亲你偷看我洗澡,你说那时会怎么样?     我:不,不要,求求你。     阿晴:那赶快舔我的脚啊!     我:好,我舔。     我用舌头轻轻的舔了阿晴的脚趾一下。     阿晴:真蠢,舔脚也不懂,象舔雪糕般舔啊!先舔遍我的脚底吧。     我知我不好好舔阿晴的脚她是不会放过我的,我只好用心地一下一下舔她的脚底,脚底的味道亦是咸咸的,我安慰自己就当是报答养父母收养之恩吧,我舔遍她的一只脚底后,她把另一只脚伸给我舔脚底,这一只脚也舔完后。     阿晴:现在替我逐根逐根脚趾吸啜!     我犹豫了一秒,跟着先吸啜阿晴的脚母趾,然后再把阿晴的脚趾逐根逐根吸啜,吸完左脚再吸右脚。     阿晴:现在替我舔脚趾缝吧!     我伸出舌头舔阿晴的每根脚趾缝,阿晴的脚趾缝内有很多湿湿的灰灰的脚垢,我舔了很多进口内,又不敢吐在地上,只能硬生生吞进肚内,当我把阿晴一双脚每条脚趾缝也舔遍后。     阿晴:哈哈、、、,我看见你吞下我全部的脚垢啊!原来你这么喜欢吃我的脚垢的,那以后每天我也会给你吃的,哈哈、、、。     我:不、、、不。     阿晴:不什么?不要忘记若不是我的父母收养你,你仍在孤儿院,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你也要听,明白吗?     我一时也不知道阿晴这句话是否正确。     阿晴:做好家课了吗?     我:还差一点点。     阿晴:真慢,以后在我回到前一定要做好家课,否则要受到惩罚,现在快点做家课。     当我正以为脱离苦境时。     阿晴:慢着,张开口!     阿晴再把今天穿着那双汗袜塞回我的口中。     阿晴:这有助你集中精神,做家课吧!     我只好一边含着阿晴的臭袜,一边做家课,阿晴则在谈电话,看电视等,她一向成绩也很好,家课常常在在学校已做完。     晚上父母回家前,她把我口中的臭袜取出,还警告我不可把这些事告诉任何人,否则吃亏的一定是我,在父母前,我不敢显得不开心,而阿晴则显出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到了第二天,在阿晴回家前,我已尽快做完家课。阿晴一回到家,坐下沙发。   阿晴:不记得我昨天的吩咐吗?还不爬过来服侍我的脚?     我只好拿着拖鞋往阿晴脚边,为她脱去黑色皮鞋,可能今天阿晴没有打球,双脚的汗臭没有昨天那般浓烈,但当然要近距离闻别人的脚是绝不好受的事,跟着我为阿晴脱去袜子和为她穿上拖鞋。     阿晴:蠢才,你忘记要为我舔脚吗?     我没有作声,只是服从地如昨天一样为阿晴舔脚底,啜脚趾和舔脚趾缝。   阿晴:明天要自动自觉这样做,唔,有没有做完家课?     我:做完了。     阿晴:那好,因你以后每天也会有很多的工作,今天先为我擦皮鞋吧!   我只好往杂物箱拿取鞋油和毛巾为阿晴擦鞋,擦得阿晴的鞋光洁如新。   阿晴:不错,擦得很干净,你知还我为什么要你擦鞋吗?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     阿晴:你读书成绩这么差,学懂擦鞋,将来至少有一技之长呀,哈哈、、、我当然不相信阿晴是全心教我一技之长,这只是一个叫我当她奴隶的籍口。   阿晴:现在用手为我洗袜子,跟着用熨斗为我熨平袜子,这可训练你将来洗衣这一行呢。     我只好把阿晴的袜子放进一盘水里,用手把袜子搓洗,洗完便用熨斗为可晴熨袜子,袜子熨好后,已接近黄昏,父母也差不多要下班回来,我才脱离当奴隶的苦境。     到了第三天,阿晴回到家中,我主动为她脱皮鞋和脱袜子,更主动用舌头为她舔脚,虽然我仍是感到很屈辱,但当我看见阿晴流露出笑容时,我便觉得忍受屈辱是值得的,不知何故,我很希望看见阿晴开心。     渐渐地我已习惯服从阿晴的命令,今天阿晴训练我为她修剪脚趾甲,我先用指甲钳剪好初型,跟着用指甲锉把脚甲边修出,最后为她涂上银色指甲油,她似乎很满意我今天的表现,还请我吃东西,从这时开始,我便好象是自愿成为她的奴隶,我很想讨好她获得她的奖赏。     如是者我每天服侍阿晴,一天,阿晴带了几个女同学回到家中,我主动倒茶给阿晴和她的同学,更拿拖鞋为阿晴更换,我为阿晴脱皮鞋和脱袜子,穿上拖鞋,但当然不会在她的同学面前舔脚这样# ,她的同学全都称赞我乖,而阿晴则有心在她的同学前耀武扬威。     她们在谈天,阿晴其中一位女同学阿慧说很羡慕阿晴有一个乖弟弟,她的弟弟很顽皮劣,成绩又差,又完全不听她的话,阿晴对她说一定是她不够恶,阿晴叫她看着示范。     阿晴:阿明,昨天测验什么成绩。     我:七十分。     其实七十分已算不错,但阿晴却突然很恶地责骂我。     阿晴:什么?只得七十分,你有没有温习?一定是只懂看电视,今天我一定要教训你一下,立即脱掉裤子,爬在书桌兀高屁股。     这突如其来的喝令,她的同学和我均呆了一呆,阿晴再喝令。     阿晴:快点,我要打你屁股!     我无奈地脱掉裤子爬在书桌兀高屁股,阿晴拿起皮带一鞭便抽在我的屁股上,我痛得惨叫了一声,阿晴抽上一鞭,我痛得用手搓着自己的屁股,阿晴很不满意。   阿晴:你做什么?缩开手,兀高屁股!     我再次爬好兀高屁股,阿晴又一皮带抽下来,实在太痛,我痛得用手搓着并转身希望阿晴停止抽打,阿晴对于我的不服从完全不满意,她取出麻绳将我双手绑在书桌前面的两只脚,双脚则绑在书桌后面的两只脚,我不敢反抗不被她绑。   阿晴:看你还怎样挡着?     阿晴再拿起皮带连抽了我的屁股三鞭,除了叫痛和流泪我什么也做不到,阿慧看见我流泪,由于事情由她而起。     阿慧:阿晴,算了七十分已算不错,不要打他了。     阿晴:好,本来要析你二十鞭,念在阿慧替你求情,打十鞭算了吧!尚余四鞭。     阿晴抽打余下四鞭。     阿晴:你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     她们继续谈天没有与日理会我,直至阿晴的同学走后阿晴才解开我,我觉得从这天起阿晴的心理起了变化,她除了喜欢屈辱我外,她还很喜欢虐打我,可能她觉得虐打我可以报回我分薄了她父母的爱之仇,只要父母不在家,我一有小小过错,她便会虐打我,用皮带抽打,用手打耳光等。     她甚至不怕在同学面前表露自己的# 行为,那天,她的几个同学又来到我的家,我如常为阿晴脱皮鞋和脱袜子,为阿晴穿上拖鞋。     阿晴:你们双脚也累啦,阿明,去拿拖鞋给她们穿着吧!     我于是拿了拖鞋放到阿晴的同学的脚前。     阿晴:蠢才,不懂为她们脱鞋脱袜吗?     这突如其来的侮辱,我立即一呆。     她的一个同学阿颖:不用了,我们自己穿行了。     阿晴:不,这是基本的礼貌,阿文,快逐一为她们换鞋。     我只好逐一为她们换鞋,先为阿颖脱皮鞋,脱袜子,穿插上拖鞋,跟着为阿慧,最后为敏,跟着我回去自己的房间,她们则继续谈天。     阿敏:阿晴你对你的弟弟真是严厉。     阿颖:是啊,我的弟弟不要说为我脱鞋脱袜和换拖鞋,我叫他拿一点东西给我他也不肯。     阿晴:不严厉他怎会这般听我的说话,他听我说话的程度你们不可能相信的。   阿慧:不是吧?为你除鞋除袜换拖鞋还不止?难道他肯为你啜脚趾吗?   阿晴冲口而出:无错,,,我叫他,,,替我啜脚趾,,,他也要照做。   她们三人同声:唔信,吹牛,无可能。     阿晴需知自己说错了话,但话已说了,如现在退缩颜面何存,她决定错下去。   阿晴:那,,,不信我们打赌吧。     阿慧:好,我跟你赌五十元。     阿颖和阿敏:我们每人也赌五十元。     阿晴:好,就跟你们赌这一百五十元,阿明,出来。     我行到阿晴和好的同学面前。     我:姊姊,什么事呢?     阿晴:跪低,替我舔脚!     我一听顿感呆着,而她的同学由于和阿晴打赌,所以对阿晴对我的说话完全不奇怪,只在等候我的反应。     阿晴再喝令:你耳咙了吗?还是想作反,我叫你跪低替我舔脚啊!     阿晴的语气很恶,我双脚一软便跪了下来,阿晴把一双脚伸到我的面前,我知没有其他办法,只好伸出舌头舔阿晴的脚,她的同学一见我舔阿晴的脚,知道打赌已输了。     阿慧:哗,舔臭脚都肯,真的比狗更话。     阿颖:我怀疑他不是神经病便一定是心理#.我一听顿感无比屈辱,停着了替阿晴舔脚。     阿晴:不要理别人说什么,专心做你的工作。     我只好继续为阿晴舔脚底,脚趾,脚趾缝等。     阿敏:我不服气,你敢不敢跟我打赌五十元,你试试叫你的弟弟为我舔脚,我真不信他如此听你说话。     阿晴:好!阿明,为她舔脚,好象为我舔一样。     可能我真的有了被虐待狂,又或已完全成了阿晴的奴隶,阿晴的任何命令我也不敢反对,我爬到阿敏脚前,阿敏知道这次打赌她可能再输,故意说了一些很侮辱的说话为难我。     阿敏:你是不是有问题啊?你是狗来的吗?如你是人怎么会替人舔脚?我的脚已两天没洗,我自己也闻到臭味呢?你看看我的脚趾缝,很多脚垢呢,你还要舔吗?     阿晴:什么事也不要管,舔!     我真的伸出舌头舔阿敏的脚,阿敏这次批赌也输了。     阿晴:哈哈,,,服输了吧?     阿敏:服了,你啊,好好的替我舔脚,我出了五十元要你舔的,你要替我把全部脚垢舔走。     阿敏有点生气,我舔阿敏的脚象替阿晴舔脚般认真,脚趾,脚底,脚趾缝等,每一个地方我也舔遍。     阿敏:唔,真舒服,原来被舔脚这么舒服的,我想你这个变姊姊一定是一直强迫弟弟为自己舔脚,否则他怎么会这么懂舔脚。     阿晴只以笑代答,当我舔完阿敏的脚,阿慧和阿颖亦要我舔一下她们的脚,她们亦说很舒服,跟着她们亦要回家了,在临走前,她们说以后一定要常常来要我舔脚,她们走后,阿晴得意洋洋地坐下沙发。     阿晴:阿明过来。     我行到阿晴的跟前。     阿晴:刚才你还没有认真的舔我的脚,现在好好的为我舔脚吧!     我开始认真地舔阿晴的脚。     阿晴:你今天的表现我很满意,以后也要象今天一样般听我的说话,明白吗?其实我也不敢肯定你会否听我说话当众舔我和阿敏的脚,你不觉得侮辱的吗?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我很想看见姊姊开心,姊姊的命令我也不会反对。     阿晴:哈哈、、、,我告诉你为什么吧,因你已经成了一个可怜的被虐待狂,我留意了很久,你每次被我羞辱和虐待时也很兴奋,真* ,还有,你很迷恋女性的脚,我想一天我不给你舔我的脚,你反而会唔开心,对吗?     我:、、、对,对。     阿晴:好,我今天很开心,奖赏你一点东西吧。     跟着阿晴取来一条麻绳把我双手双脚五花大绑在背后。     阿晴:哈哈、、、,现在真象一只狗,继续替我舔脚,不许停。     我继续为阿晴舔脚,只是双手双脚被反绑舔起来更辛苦,亦更屈辱,阿晴双脚只是平放地上便已对着我的口,阿晴将一只脚尖塞着我的口,让我的舌头舔着,另一只脚则踏着我的头。她一边看电视一边喝汽水,似乎真的很享受。     若过了个多小时,我舔至舌头也发麻了,阿晴突然站了起来并且脱掉内裤。   阿晴:是时候了,张开口吧!     我下意识想到阿晴可能要我喝她的尿,但仍是张开口,果然,阿晴对着我的面小便起来,尿花四溅,一些射在我的面上,一些射进我的口中,尿液的味道很咸,我吞下了不小,被人对着自己的面和口拉尿绝对是最屈辱的事情,但我却出奇的兴奋,我真的相信自己成了一个被虐待狂。从此,只要每当我和阿晴单独的时候,我便是阿晴的奴隶,阿晴便是我的主人,一直至今天我们已长大成人,今年我23岁,阿晴25岁,养父母已过世。     阿晴成绩优异,更修完医科,当起了医生来,有自己的诊所,我则成绩麻麻,只能在阿晴的诊所当一个打杂的职位,但在诊所她不许我叫她姊姊,其他护士亦不知我们义姊弟的关系。虽然大家已长大成人,但我们仍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所不同的,是现在我乞求阿晴虐待我多于她喜欢虐待我。     每天一早起床,我便弄早餐给阿晴吃,阿晴吃的时候,我在桌底为她穿皮鞋和擦皮鞋,她吃完才轮到我吃。跟着我们便回诊所,如正常有工作她不会在诊所虐待我,但如果很清闲的话,她亦会在诊所和我玩一些虐待的游戏以打发时间,最常用便是要我钻进桌底为她按摩双脚,阿晴的脚真的很美,脚型均匀,脚趾修长,皮肤够滑,脚趾甲又有我这个奴隶为她修剪,脚的气味亦很温和,脚趾在丝袜里若隐若现很性感,最要我的命。     另外她亦很懂用一些医疗用具来虐待我,例如她喜欢用一个强制张开口部的钳子强制我的口张开,跟着在盘子小便,再用针筒把尿液抽取,最后把尿液射进我的口让我喝下。     另外一招是浣肠,先用针筒在我肛门灌木,清理我的大肠,跟着在我的肛门插进水喉,由肛门不断把水灌进,当水的份量足够时,甚至会从我的口呕回出来,但这是很难受的如同洗胃一样。回至家里我当然又要服侍她的脚,为她脱鞋子和脱丝袜,当然小不了为她舔脚底,舔和缀脚趾,舔脚趾缝,修脚甲等,还要为她擦皮鞋,用手为她洗丝袜,弄饭给她吃,吃完晚饭用我的头做她的脚垫,她一边看电视谈电话,我一边为她舔脚等。     阿晴不是每次小便也给我喝,只在看电视看得太紧张时,又或在谈电话不方便时,她才会要我做她的厕所。